九零小说网 > 冠绝山水 > 第二章 掌击四方

第二章 掌击四方

推荐阅读:弃宇宙渡劫之王天下第九三寸人间大符篆师飞剑问道仙宫大侠萧金衍大华恩仇引天刑纪

一秒记住【九零小说网 www.90xs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在金府的大厅里,摆了二十桌酒席,每桌八人。金老爷子还没出来,大家坐下等着。

    赵温志坐在西边的桌子,脸上带着微微的笑容,偶尔喝上一口茶。

    只听那边有人叫道:“周老弟,你也来了。你哥出门还没回来吧?”

    那“周老弟”名叫周虎,是“韩江三杰”之一周龙的弟弟,只听他道:“楚兄,好久不见,家兄还在外地。”

    那“楚兄”名叫楚海,他道:“老弟,这么久未见,家传的绝技‘澄海十八手’,相信已经练成了吧?”

    周虎只有十九岁,听了此话,显得很谦虚,道:“在楚兄面前,我们家那点皮毛功夫怎配得上‘绝技’二字?谁不知道楚兄才是真正的武术达人,‘饶平旋风脚’名震武林。”

    楚海哈哈大笑,道:“不敢当,不敢当。”

    虽然还未正式开席,但有不少客人已经喝起酒来,有的饮下甚多。

    突然那边有人喝道:“喝!你不喝,就是不给我面子!”

    大家望去,看到一个高大的青衣汉子在一少女敬酒。

    那汉子名叫林大石,生平爱酒,此刻他已经喝下好几坛“劲强号”白酒,有些发醉。

    那少女颤声说道:“我不喝,我不喝酒!”

    林大石猛力一拍桌子,怒道:“我叫你喝!不给面子是吧?”

    附近的几个人劝道:“算了,别逼人家。”

    林大石怒道:“不关你们的事!”他恶狠狠地盯着那个女的,吼道:“把这杯白酒喝下去!”

    那少女很害怕,不断摇头。

    同桌一个男的走近,接过酒杯,道:“老林,你喝多啦,别耍酒疯,欺负人家女孩子!我帮她喝吧!”一口把那白酒饮下。

    林大石怒瞪一眼,道:“哼,算!饶了她!”又狠狠地说:“今晚,若有人不喝我的敬酒,我就要他好看!”

    在林大石的对面,坐着一个十来岁的瘦小男孩,名叫石小明,他知道林大石酒品极差,害怕等会麻烦落到身上,悄悄站了起来,向门外溜去。

    林大石已经看到,大喝一声:“石小明!站住!不准动!”

    石小明没理,还是向大门跑去!

    林大石怒吼一声:“站住!不准动!再动一下,我就要你的命!”

    石小明大惊,慌忙停住,不敢再跑!

    林大石拿起一大杯白酒,摇摇晃晃走到他身边。

    林大石把白酒递出,对石小明说道:“喝!把这酒喝下!”

    石小明很惶恐,整个人看上去都已僵硬。

    林大石摇着手里的酒杯,道:“拿啊!把酒喝下!”

    石小明脸色苍白,但还是站着,没有接过那杯酒。

    林大石见他没反应,大怒道:“喝!我叫你喝!你干吗不喝?”

    石小明脸色更白,冷汗下流,颤着声说道:“老兄,是你叫我不要动的嘛。既然不要动,我又怎么能够喝这杯酒?如果我喝这杯酒,又怎么能够不要动?你说的话前后矛盾,到底要我怎么做?”

    林大石眼神一凝,大口呼气,道:“他()妈的!还顶嘴是吧?我赏你一巴掌!”抬起左掌,直扫过去。

    石小明大惊,急忙向左跃开避过,又匆忙逃了出去。

    林大石恨恨道:“哼,算你小子跑得快!”他转身走到另一个人旁边,道:“姓王的,我敬你,干杯。”

    那人名叫王百强,二十来岁,以掌法扬名,听了此话,脸色冷峻道:“你是什么东西?也配跟我喝酒?”

    林大石大怒,道:“我数到三,如果你不喝下这杯酒,我给你一巴掌!一!”

    王百强眼中射出杀机,运劲于掌,同时高声道:“各位朋友,请做个见证,并非在下敢在金府闹事,若是杀人,纯粹是为了自卫!只要他敢出手,本人一定还击!”

    林大石已经醉了八分,若是王百强发劲,必定躲不过,一掌丧命!

    有的人不停在劝:“老林,你疯了,怎么去惹王先生!想找死吗?”

    林大石怒道:“二!”

    王百强右掌满布真力,准备击出!

    林大石喝道:“三!”一巴掌扫了过去,突然手臂一紧,被人紧紧抓住。

    金府的陈管家不知何时到了身边,扣住林大石的手,道:“林兄,你喝多了。”

    林大石虽然醉意深浓,但看到是陈管家,也不敢放肆,道:“哦哦哦。”

    陈管家把他扶回座位,沉声道:“别闹事。”

    有人说道:“老爷子来了。”

    一阵大笑声中,金老爷子从后厅走了出来,向各位来宾抱拳道:“各位朋友,招呼不周,招呼不周!”他长得很高很壮,虽然九十九岁,依然满脸红光,气色绝佳,丝毫不显老态。

    入厅之后,宾客们和金老少不了寒暄一番。

    过了一会,陈管家在金老耳边低声道:“林大石又闹酒疯。”

    金老爷子脸色一沉,道:“这家伙,仗着我跟他长辈有几分交情,老是给我制造乱子,不教训一下不会变乖。叫人把他押到猪栏里,今晚跟母猪们一起睡,明天酒醒后,好好严惩!”

    陈管家道:“好的。”

    金老爷子道:“等会请张镖头到我书房。”

    陈管家道:“是。”

    过了一阵,金老爷子离开大厅,威武镖局的张明发跟着陈管家走了出去。

    赵温志坐在一旁,自从进来后,很少开口,但一直留意着大厅一切,看到张明发离开,他悄悄地站起来,溜到外面。

    ******

    三日后。

    白天。

    揭阳黄岐山。

    在黄岐山大道上,有两匹马飞驰而来,马上各坐着一名男子,他们是“威武镖局”的副总镖头张明发和镖师钱有为。

    突然张明发急勒缰绳,健马怒鸣一声,戛然而止。

    钱有为也慌忙停马。

    在前面山道正中央,插着一根旗,白色旗幅上绣着两个大字:黑风!

    张明发一跃下马,脸色凝重,满怀戒备,高声道:“请问是‘黑风三侠’三位朋友吗?”

    钱有为很紧张,低声问道:“真的是黑风三恶吗?”

    突然空中响起一阵刺耳地长笑声,一人道:“三侠不敢当!三凶或者三恶才承受得起!”

    张明发向空中抱拳道:“原来是三位高人,在下威武镖局的张明发,本局一直对阁下三人很是敬仰,今日真是幸会!”

    那人又笑道:“客气了。你把‘夜光宝刀’留下,然后离开吧。”

    张明发道:“本局一直想跟阁下三位交朋友,这里有十两银子(注:价值一万人民币),是给三位的一点茶水费。请给几分薄面,借路让我们过去。”

    那人笑道:“十两银子,还不够我去按摩时给的小费。”

    另一个人笑道:“昨晚我一次就给了二十两作小费。”

    张明发高声道:“请高抬贵手,他日再重重酬谢。”

    第一个人道:“废话少说!要吗留下夜光宝刀,要吗支付三千两银子(注:价值三百万人民币)!二选一!”

    张明发从身上取出弯刀,道:“既然三位苦苦相逼,我们只好舍命陪君子。”

    钱有为抽出佩刀,全神戒备。

    来的人正是“黑风三恶”的黑一,黑二,黑三。

    只听黑一道:“既然不合作,那我们就活动一下筋骨吧。”

    突然三缕黑烟般的人物从黄岐山腰飘下来,刀光满天,卷向张明发二人。

    张明发和钱有为立即冲迎而出!

    只听当当当当声急响,五人斗在一起。

    张明发心中暗惊:“这三个家伙,果然不是普通的强盗,身手不弱。”

    来来往往,双方打了四十回合。

    突然张明发使出一招“金石开路”,黑二见来势极凶,急忙向后倒跃,嗤的一声,胸前衣布被劈开一道口子,登时吓出一身冷汗。

    老大黑一怒道:“老二,我叫你每次劫货前,不要到黄色场所消费,你偏不听,弄得手软脚软!老是这样放纵自己的欲望,迟早得前列腺炎!”

    黑二脸色一红,又恼羞成怒,对张明发喝道:“我跟你拼了!”大吼一声,挥刀急砍!

    黑一黑三也发动猛烈攻击。

    张明发和钱有为拼尽全力,但敌人异常凶悍,武艺颇高,被一轮强击后,攻势全消,被迫处于守势。

    再过二十招,情况已经非常凶险。

    没有反击之力,只有防守,处处挨打!

    张明发暗暗叫苦,心忖:“这样下去,只怕要把性命丢在这里!打一份工而己,犯不着拼命。”当下叫道:“三位请停手!”

    但“黑风三恶”哪里管他,攻得更狠更凶!

    张明发无奈,只得一边抵挡,一边说:“三位朋友,我们今天认栽了,夜光宝刀送给你们便是,请停手吧!”

    黑一道:“太迟了,刚才不答应,现在晚啦。你们已经看到我们,只能灭口。”

    一听此言,张明发全身寒气直升,道:“在下跟三位无缘无仇,何必做得这么绝?我只是打份工而己,干吗做到这一步?”

    黑一道:“谁叫你见到我们面目!认命吧!明年今日,你可以在九泉之下庆祝生日,或者说庆祝死日!”

    钱有为大叫道:“你们太狠了!我们只是打份工,养家糊口,家里还有老婆和孩子!请高抬贵手!”

    黑二笑道:“放心,你的孩子,我会处理掉。至于你的老婆,以后我会照顾她!我最喜欢帮助这些丧偶的妇女了!助人为快乐之本!何况是这类事。嘿嘿嘿。”

    黑一喝道:“老二,别老说黄色笑话!快解决他们!”

    黑二道:“明白!”

    三人集中全力,发动最后的猛攻。

    再过十招,钱有为和张明发接连中招,突然钱有为被黑三一脚踢飞,张明发也被黑二打了一拳,坐倒在地。

    黑一立即挥刀而上,向张明发头部猛劈一记。

    张明发眼中露出恐惧,心中大骇:“这下我死了。”

    说时迟,那时快,突然“啪”的一声,黑一左肩中了一记,被推开半丈。

    不知何时,场中多了位男子,一袭锦衣,脚穿老北京布鞋,正是他在关键时刻救下张明发。

    黑一怒道:“你是谁?”

    那人回答道:“在下汕头金平赵温志。”

    黑一怒道:“赵温志,你以前做侦探已经赚够了一辈子要花的钱!你不在海滨路好好享受人生,跟美女们嬉戏快活,管这么多闲事干吗?”

    赵温志叹道:“我已经三十啦,不再是青少年,对男女之事,兴趣越来越少。”

    黑二怒道:“原来是冷淡了。”

    张明发和钱有为这时爬起来,张明发道:“赵兄,多谢你及时相救。”

    钱有为也不停道谢。

    赵温志微笑道:“不用客气,你们先走吧,这三个人我来打发。”

    张明发知道以赵温志的武功,对付黑风三恶绰绰有余,便道:“既然如此,我们先走一步,赵兄救命之恩,来日必报!”

    钱有为道:“请受在下一拜!”

    赵温志急忙扶起,不让他下跪,道:“起来起来!”

    他看了看钱有为和张明发,说道:“两位不要见外,都是潮汕子弟,都是自己人,互相帮助是应该的。不用把这点事放在心上,更不用谈什么报答不报答的。”

    听了此话,张明发和钱有为非常感动,钱有为眼眶更是挤满泪水。

    张明发有些哽咽,说道:“这等大恩,没齿难忘!我们永记于心,将来必定好好感谢!”

    钱有为掉下几滴泪水,道:“永世难忘,定要报答!”

    赵温志道:“实在太客气了。不过你们若是有空到我家坐坐,送点礼物,在下也是很开心的,比如名家的书画、贵重的古董等等,都是挺好的。我住在汕头海滨路的赵氏山庄,就在渡口的斜对面,千万不要走错。”

    张明发和钱有为听了此话,唯唯诺诺。

    赵温志又道:“到了那里,你们用脚敲门就行了,会有人出来接待的。”

    张明发和钱有为唯唯诺诺道:“好好好。”

    张明发想了想,问道:“请问为什么要用脚敲门?不能用手吗?”

    赵温志道:“哦,因为去我那里的客人,一般双手都是提满礼物,有的左手持金砖、右手握银条,很少有人空着手去的,所以用脚敲门就行了。当然啦,用手用脚都行。赵某最爱交朋友,你们来访,即使没带礼物,我也是很开心的。”

    张明发和钱有为道:“好好好。”

    赵温志道:“那行,你们上路吧!”

    张明发和钱有为抱了抱拳。

    张明发道:“再会!”和钱有为转身上马。

    黑一怒道:“留下夜光宝刀再走!”和同伙扑了上去。

    赵温志双手向前挥出,卷起强风,撞往“黑风三恶”。

    风力强劲,黑风三恶被硬生生地逼退三步。

    赵温志微笑道:“冲着我来就行。”

    黑一道:“听说你最好的武功就是‘海滨剑法’,怎么没带剑?”

    赵温志叹了一口气道:“我不用剑。再说,不用剑也能应付你们。”

    黑一大怒道:“那就让我们开开眼界吧!”大喝一声,跟同伴扑了上去,左刀、右刀、上刀,从不同方向发起进攻。

    赵温志最好的武功是剑法,但掌拳脚功夫也非泛泛,只见他使出一套“海滨长拳”,空手与敌人缠斗。

    黑风三恶拼尽全力,但是效果不佳。赵温志显得较为轻松,打了二十回合,慢慢取得上风。

    突然赵温志左手翻出,一拳把黑三打飞,右掌急擂,震倒黑二,同时一脚飞起,猛踢黑一!

    黑一大骇,急忙暴退三丈两寸!他的轻身功夫是“三恶”中最高的,这一后退速度颇快。

    赵温志一脚踢出,到了第三丈时,力量已尽,招式完成,最终的距离定格在敌手面部的两寸之外,就是这么一点距离,但已经铁定踢不中。如果想再攻击,必须重新变招。

    黑一心中一安,神色缓和下来,对方那脚踢得极快,他本来以为躲不过的,但总算及时躲开,虽然只是两寸距离,但力量已尽,赵温志的脚无法再前进丝毫,必须换招才能进攻。

    忽然“噗”的一声,黑一蹲下身子,右手捂头,鲜血从掌缝流出,他叫道:“有没有搞错?扔鞋子!你打架像个女人一样!等下不会要抓头发吧?”

    原来看到招式已老,右脚距离黑一面部有两寸之遥,无法再进分毫时,赵温志右脚运劲震飞鞋子,凶猛射出,狠狠撞在对方头部。鞋子虽然不重,但夹上真力,还是造成一定的伤害。

    赵温志缓缓穿上掉在地上的鞋子,有些许断裂,但不影响使用,他叫道:“少废话,接招吧。”右掌拍出!

    黑一不敢硬碰,向左跃开,但赵温志一掌来得太快,啪!正正击在胸膛,黑一倒飞坠地。同一时间,赵温志感到掌心一阵刺痛,低头一看,有几个小孔渗出绿色的血液。

    原来黑一身上藏有毒针,跟人交手时,有时候会取出当暗器使用,只是今天一直找不到好时机。赵温志没料到这个,当即受伤,急忙连点右臂几处穴道,阻止毒素上行。

    看到“黑风三恶”已经全部丧命,赵温志盘膝坐下,准备用内力把毒素逼出来。

    突然,一把刀迅急地从背后杀到,直砍赵温志后颈!

    赵温志心中一震,左手在地面一拍,身子往前急射而出,堪堪避过这一偷袭!

    在原来的地方,出现一个四十岁的黑衣汉子。

    赵温志道:“阁下是?”

    那黑衣汉子道:“你杀了我的三个下属,偿命来!”

    赵温志道:“我还正奇怪,凭黑风三恶那几下子,怎么能够办这么多案?原来还有头儿,来得正好!”心中却在推算,凭刚才那一刀,来人的功夫显然高于三恶,自己右手满是毒素,不能再动,否则毒液上行涌入脏腑,后果严重。只剩一只左手,能否应付目前难以确定,但必要时展开轻身术离开这里,还是问题不大的。

    那黑衣汉子道:“赵温志,我黑熊要为三位兄弟报仇!接招!”长刀挥舞,空中立即满是犀利的光芒,辉眼夺目,罩向赵温志。

    赵温志眼光一凝,吸了一口气,冲入刀芒中,跟敌人游斗。

    黑熊咬紧牙关,集中毕生之力,把习得的刀法使得淋漓尽致。

    赵温志单掌应付着,有时会发现对方破绽,只可惜左手忙于招架,而右手无法使用,否则乘机捣出便可毙敌。就因为这样,他暗中叹了好几口气。

    双方来来往往,斗了一百多招还是未分胜负。

    赵温志心中思索着,现在要杀他,只怕不容易,再斗下去,可能出现几种结局。一,对方取胜,自己逃跑。二,勉强获胜解决对方。但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自己也受伤。三,敌人见形势不对,乘机逃走。

    这三种情况都是赵温志不愿见到的。他一边交手,一边察看四周,发现左方有一片树林。

    赵温志准备把对方引到树林里,然后凭自己敏锐的听觉和判断力解决问题。

    于是,他有意识地边打边移,再过十招,双方已经接近黄岐山下的那片树林。

    突然赵温志左手打出一招“海滨风袭”,这招有五个变化,甚是精妙。

    黑熊无法避开,只得使掌硬挡,噗!黑雄退出一步。

    赵温志立即转身,向树林急射而去!

    黑熊怒喝:“别跑!”同一时间,左手射出三支飞镖!

    这三支飞镖速度超快,刚好封住赵温志进入树林的路。

    想不到有这一招,赵温志被迫急停,黑熊一刀斫到!

    赵温志无法转身,顾不上体面,向前方地面扑下,勉强避开,这招躲得很不好看,整个人几乎趴到地上。

    黑熊枝附影从,紧贴而到,一刀再劈!

    赵温志无奈,只得在地上一滚,向左翻闪。

    在这种情况,这样闪避,赵温志纵然没大碍,但恐怕也要被割上一刀,受点轻伤流些许血,至少衣裳被割裂。

    眼看黑熊一刀就要劈中赵温志,说时迟,那时快,倏地一只手无声无息出现在黑熊胸前,深深印来,有人轻轻说:“失礼了。”

    黑熊大骇,急忙把左掌抬高,噗!跟来人对了一掌,退出三步,倏地另一只手掌印到面部五厘米之外!手掌已到跟前!

    黑熊吃惊,右手手腕急挡,啪!长刀下掉,人被震退三步。

    来人一手接一手,两个手掌接连翻转拍出,空中满是掌影,犹如狂风暴雨,铺天盖地,汹涌卷到!

    黑熊大惊失色,竭尽毕生之力,左挡右抵,啪啪啪声急响,整个人被远远震飞,落在十丈之外,体内气血翻腾,一阵眩晕,差点跌倒在地。他摇摇头,眼神一凝,沉声道:“澄海十八手!”

    对面站着一个白衣男子,年约二十六,脸带微笑,道:“汕头澄海周龙,这边有礼了。”

    树林中,又走出两个人。

    揭阳惠来的黎友胜(二十三岁),和潮州彩塘的许山平(二十六岁)。

    黑熊道:“韩江三杰都到齐了。”

    潮州许山平看着刚站好身子的赵温志,笑道:“温志老兄,你的这身峡山名牌衣服,周兄给你保住了,要怎么计算?”

    赵温志叹气道:‘听你这么说,我今天这一餐是跑不了的。我认了,今天,你们吃什么,玩什么,都算在我头上。”

    那边周龙和黑熊已经缠斗起来。

    揭阳黎友胜笑道:“好,这句话从赵兄口里听到,特别舒服,我要一份章鱼小丸子和日本寿司。”

    许山平道:“我要十个烤鸡腿。”

    周龙跟黑熊斗得更急,听了此话,在战场中叫道:“有没有搞错?尽叫一些便宜货。我要一个冬虫夏草乌鸡汤!最贵的那种!”

    黎友胜一听,道:“对对对,我不要寿司了,我要冰糖燕窝。”

    许山平道:“那我要鲜蟹肉鱼翅羹。”

    周龙挡了黑熊一拳,还了一手,叫道:“对对对,难得赵兄请客,千万不要客气,多叫些。”

    赵温志叹道:“慷他人之慨,周老弟的作风从未改变。”

    许山平和黎友胜呵呵笑了起来。

    赵温志道:“这个人是黑风三恶的头领,先把他删除再说吧。”

    许山平叫道:“周兄,想快点吃你的冬虫夏草乌鸡汤吗?那就手脚放利落些,早点收工。”

    周龙道:“好的!来啦!”突然非常大力地深深吸气!

    黑熊心头一黯,似乎看到什么不详之事。

    周龙吸完第一口气后,又深深地、长长地再吸一口气。

    黑熊更是不安。

    周龙跟着连续大力吸气,倏地,他的衣裳迅速鼓鼓涨起,同时叫道:“接招!”双掌挟着海啸山崩之势,以排山倒海的力量,狂涌而出!四周受他掌力激荡,沙石狂猛盘卷升飞,撞击四方!

    黑熊大惊失色,只觉整个人犹如孤舟,处于海水汹涌澎湃的大洋之中,根本无力作出丝毫抵抗。左边噼啪一声,右面喀嚓一响,跟着又闷哼几下。

    周龙收掌后退。

    黑熊缓缓坐下,生命之光逐渐从眼中消失。

    周龙呼出一口气道:“已经有两年,没有这样集中全身真力使掌啦。”

    赵温志微笑道:“说来说去,就是想要多讨几碗鸡汤,放心,今天我任你们宰割。”

    周龙三人哈哈大笑。

    周龙笑道:“你明白就好。”

    赵温志道:“等我一会,先把毒素逼出。”盘膝坐下,运功行转,把右手的毒素一滴一滴迫出。

    不久,赵温志站起来,微笑道:“没事了。”

    黎友胜笑道:“我们先到市区吧。”

    四人走了一会,看到山路有家小店,周龙问店主道:“有酒吗?”

    那店主道:“有,万威白酒。”

    周龙道:“我们先喝几口,刚才打了一架,口渴得要命。”

    几个人在店外的桌子坐下,要了几坛酒和两盘花生。

    他们本来认识,共同话题不少,当下畅快地喝酒闲聊。

    这时,小店的另一个客人结帐出店,正好有一辆马车奔来,那人挥了挥手。

    马车停下。

    客人道:“去揭阳市区多少钱?”

    马夫道:“三十文。”

    客人瞧了瞧马夫,又闻了闻,说道:“你喝酒了?醉驾不要。”

    马夫道:“只喝了一点,属于饮酒驾驶,并非醉酒驾驶。”

    客人摇头道:“醉驾不要。”

    刚好有第二辆马车驰近,客人问:“去揭阳市区多少钱?”

    马夫道:“三十文。”

    客人上了车,马车奔驰而去。

    第一辆马车的车夫望向赵温志四人,笑道:“坐车吗?”

    赵温志微笑道:“暂时不用。”

    那车夫等了一会,没等到生意,便驾车走了。

    赵温志四人干杯聊天,喝光的空酒坛放在地上。

    这时候,金乌已经渐渐西沉,黄澄澄的阳光把周围照成一幅黄金色的靓画。

    在山路那端,有一老一少慢慢走来,是捡破烂的。

    那老的(女)看上去有七八十岁,另外一人是个十五岁的男孩。两人一边走一边四处察看,寻找着,见到有用的,就捡起来放在背后的大布袋里。

    过了一会,那老妪走到小店对面的垃圾堆,翻寻着,身穿布衣的男孩在店外转动。

    转了一圈,男孩蹑手蹑脚走近赵温志几人,显得很害羞。跟着,他畏畏缩缩地伸出小手,捏住地上的一个空坛子,轻轻提起,摇了几下,确定没酒,才小心翼翼地收回那只手,轻轻放在布袋里。

    赵温志把桌上的另外两个空酒坛放到地上,微笑道:“小兄弟,这里的坛子都喝完了,你拿去吧。”

    那男孩好像很少跟人打交道,听了此话没作任何回答,只是移近一步,轻轻地把空坛一只一只放进大布袋里。他小心翼翼,轻手软脚,害怕吵到别人。

    这时,那老妪叫道:“草根,你过来看,这本书是什么?你要不要?”

    那男孩提着布袋走过去,接过那本书,看了一下,眼中有些发亮,道:“奶奶,这本书叫做《历古全史》,我一直没买着,想不到在这里捡到,真好。”

    老妪笑道:“你这孩子,就这么喜欢看书。有用就好,把它收起来吧。”

    那男孩便把那本书轻轻地放到袋子中,非常珍惜。

    这一老一少,又翻找一阵,才转身离开。

    那男孩又问:“奶奶,你口渴吗?要不要在店里喝杯茶水。”

    老妪道:“我不渴。草根啊,你饿了没有?奶奶袋里还有个饼。”

    那男孩摇头道:“没事。我不饿。”

    老妪又道:“那好,要吃时跟我讲。别顾着说话,多留意地上,看看有没有什么东西可捡。”

    两人边走边寻,逐渐离去,伴随着夕阳西沉,终于消失在远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