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小说网 > 将爱未迟 > 第50章 终章

第50章 终章

作者:小兰乱流年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九零小说网 www.90xs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慕瑟抽了抽眼角,以为单钺是在半睡半醒状态敷衍她的时候,单钺却轻柔地握住她的手。一抹温暖从单钺的掌心蔓延到她的手背。房间里突然变得安静,慕瑟唯一能够听到的是她耳边的心跳声。

    慕瑟顿了顿又说:“就因为我是他唯一的血脉。所以其实他一直希望我能继承慕氏。单钺……今天予霖告诉我赵玉琦陷害我的那次爸他是知道的。这样的话,我就能够因为绯闻事件彻底放弃导演的路子,按照他的计划在伦敦上两年学之后,回来进入慕氏,又在他的安排下在慕氏慢慢成长,直到我有资格接管慕氏为止。所以在我刚回国时,我不愿进慕氏,他的反应才会特别激烈。还有予霖说爸他一直把我和他的合作放在书桌的柜子里,说爸他只是因为内心太矛盾,所以不知道怎样表达对我的感情。”

    慕瑟说话的时候,单钺一直紧握着她的手,这样的感觉让慕瑟觉得自己是独自漂流在海上的扁舟,却幸运地遇上单钺这股暖流,让她不会再茫然,不会找不到归处。

    黑暗中,慕瑟紧抿地唇缓缓扬起一抹弧度:“单钺,听到予霖告诉我有关爸的事情之后。我不但没有觉得难过反而觉得释然。”

    “我知道。”单钺说话的时候,慕瑟能够清晰地感觉到单钺胸前的震响。

    其实从他回来看到慕瑟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眸时,单钺就知道慕瑟并没有因为慕覃远的事情而觉得难过。慕瑟一直在意的是慕覃远对她的亲情,她以为问题是出在她自己身上。因为她是私生女,所以慕覃远并不在意她。结果慕覃远在乎的并不慕瑟的身份,而是慕覃远自己本身的缺陷。“瑟瑟,你很好。”

    感受到单钺握住她的手紧了紧,猜到单钺肯定是误会她,以为她是因为知道慕覃远真正不待见她的原因,所以释然。慕瑟仰起头凑到单钺耳边,促狭地笑俏皮地在单钺耳边轻轻吹气问:“是我真的很好,还是我只是在你眼里很好?”慕瑟觉得她之所以释然是因为她一直渴望的是家的感觉,而现在她已经拥有。

    “瑟瑟,你觉得呢?”单钺不答反问。

    “我觉得啊……我就不告诉你。”就是要吊他胃口,慕瑟吧唧一口亲在单钺脸上,抢在每天单钺在她之前说:“老公晚安。”

    在慕瑟看来她既没有一线女星的脸蛋,也没有一线女星的身材。对于单钺会看上她,慕瑟只能立即为,一句俗话,情人眼里出西施。

    爱情的盲目就是在于,爱的人并非完美,但却会因为这份盲目的爱,而视彼此为这世界上最美好的人,因为除了彼此,其他人就算在再完美,也无法入其眼,驻其心。

    “老婆。”就在慕瑟以为单钺会对她道晚安的时候,单钺却突然松开她的手,将她凑在他耳边吹气的脑袋乖乖按回到胸前,声音略微沙哑地说:“以后如果有话想对我说,不用憋着。我一直都在,一直会听。”

    “……”

    原来单钺今天一直是在扥她主动告诉他。慕瑟抽了抽嘴角,却蹭在单钺的怀里矫情地说:“谁说我憋着?我不过是不想你胡思乱想,你也知道予霖他对你……”

    单钺打断慕瑟的话说:“他对我怎样不重要,重要的是他对你怎样。毕竟他始终都是宝宝的小舅舅。”

    慕瑟现在绝对不会说,知她者单钺也。

    虽然慕予霖并和她并没有真正的血缘关系,但谁说亲情就一定要建立在血缘之上。慕予霖是她的弟弟,就一辈子会是她的弟弟。就算他现在想不通,硬是要去伦敦留学,她相信在一段缓冲期过后,慕予霖一定会想明白。到时候属于慕予霖的香芒芝士,她一定会再还给他。

    她相信曾经陪她一起相依长大的男孩绝对不会舍弃她,从此老死不相往来。

    分明单钺看不清她脸,却好似猜到她是在发呆。单钺轻轻在她脑门上一弹:“老婆,你再继续不睡,宝宝它会因为休息不好,发育不良的。”

    居然用宝宝来压她!

    好吧,现在宝宝最大。

    慕瑟怀孕的全程,单钺几乎都一直陪伴在她身边。以前在慕瑟看来二十四孝好男人,不是传说中的,就是现实中怕老婆的。但单钺却第三种。慕瑟并没有通过手段提前知道自己独自的宝宝的性别。直到她生产完后,单钺温柔地亲着她额头,握住她的手说:“老婆,宝宝还好像我是个女孩。”

    还好像他是个什么鬼?!

    浑身虚脱的慕瑟卯足所有的力气瞪了单钺一眼,目光却落在单钺浮出道道淤青和牙印的手臂时,心里的不满全化作满满的暖意。

    她是从昨天晚上开始阵痛的,因为痛得太离开,开始又哭又闹,叫着说她不要生宝宝。单钺看她痛得把自己的嘴唇都要出血,就用力松开她紧咬着的嘴,把自己的手臂硬塞进她嘴里。

    结果整个晚上直到她被护士推进手术室之前,她都在不断摧残单钺的手臂。

    单钺的手温暖干净,从来没有哪次像现在这样满手是汗,黏糊糊的紧紧握着她说:“老婆,我只想要女儿,所以我们不用再生二胎。”

    “……”

    等慕瑟做完月子后,几乎每天都跑公寓来看小侄女的秦城,死皮赖脸说临水别墅就他一个人住冷清得要命,硬是让单钺两夫妻搬回去住。但单钺却冷冷补刀说:“如果觉得冷清的话就自己生一个。”

    秦城被一刀戳得心窝痛,一不做二不休抱着小侄女秦薇伊就命司机开车回来临水别墅。

    秦城幼稚的举动看得单钺夫妇苦笑不得,不过秦城想要从小培养秦薇伊的计划最终还是没有得逞。单腹黑怎么可能允许有人破坏他和慕瑟之间的二人世界呢。好吧,秦薇伊现在暂时还小,可以忽略不计。

    等到秦薇伊三个月的时候,趁着学校放假的空档,慕予霖特地飞回h市看望慕瑟两母女。

    比起生产前,慕瑟的身材已经恢复,但气色却依旧很好,甚至还多了一股成熟女人的韵味。

    “慕瑟,还好这小屁孩不像你。”

    这是慕予霖回来第一句对她说的话。慕瑟内伤得连反驳的气力都没有,谁让她偷偷翻出曾经给单钺化女装的照片和自己做对比。论五官,她输单钺不止一个level,还有如果自己的女儿能够继承单钺的大长腿,她就死而无憾。

    但就在慕瑟怒瞪慕予霖的时候,还想感觉到妈咪的不开心,或者觉得“小屁孩”不知赞美她的话,所以秦薇伊华丽地尿在自己小舅舅的手上……

    这次回h市,慕予霖跟上次一样,并没有问慕瑟过得好不好。因为答案太明显。

    却是慕瑟反过来问他,在伦敦留学的情况。

    因为慕予霖跟她读的同一所大学,同一专业。慕瑟搂着慕予霖的肩膀,就像从前一样拿出一副哥俩好的气势说:“照理说我也算是你的学姐,叫一声学姐来听听。”

    “你都是当妈的人怎么还这样幼稚。”

    慕予霖手忙脚乱地放下宝宝,看着慕瑟松开搭在他肩上的手,娴熟地替秦薇伊换尿不湿,然后恶作剧地将之前那块充斥着尿味的尿不湿举到他跟前挑眉说:“幼稚就幼稚,慕予霖快叫声学姐。”

    看到当妈之后还一脸俏皮的慕瑟,慕予霖无语地叫了声:“姐。”

    “乖。”慕瑟心满意足地放下尿不湿,脸上的表情却在下一秒一怔,等等……慕予霖刚才叫她,姐姐……

    要知道从小到大慕予霖都是直呼其名,没有叫过她一声姐姐。

    见慕瑟一副被天雷劈到的模样,慕予霖耸了耸肩,笑着说:“姐,这尿不湿你打算拿到什么时候?”

    慕瑟机械地转过头看向慕予霖唇角促狭的笑,然后扬起一抹傻笑,捏着尿不湿屁颠屁颠跑去卫生间。

    赵玉琦依旧住在慕家别墅,慕予霖回国后,只在h市呆了半个月就回了伦敦完成他手中正在研究的项目。后来羡慕幸福一家人的秦城为让自己的弟弟过得不那么幸福,硬是天天来单钺的公寓闹,说公司里的事情他一个人忙不过来,毕竟单钺也是秦家的一份子,让单钺回皇笙帮忙。

    看着秦城就差没哭着跪下来的份上,最后单钺只好勉强回皇笙帮忙,但单钺却只答应秦城管理皇笙旗下的影视传媒公司。说是帮他,秦城后知后觉才发现单钺哪里是在忙他,完全是在帮自己的媳妇!

    慕瑟生产之后,她并没有回慕氏,整个慕氏仍旧还是交由代为管理,她在家一边带宝宝,一边写剧本。所以单钺说是去皇笙帮忙,实际上却是在给自己的老婆提供便利。

    在慕薇伊一岁半的时候,慕瑟突然说想去一趟伦敦。作为二十四孝丈夫单钺肯定是会任性地推掉公司的所有安排,全程陪同。

    再次来到曾经呆了两年的地方,被单钺牵着手的慕瑟忍不住开始兴致勃勃地对单钺介绍起她的母校还有周边环境。

    只是慕瑟说到一半,望着单钺眼底的笑意,她突然停下脚步,转身站在单钺面前,用一种就像是警察审问犯人的语气问:“单先生,既然你从很早以前就喜欢我,而且还在我读研期间各种监视我的生活。对我大学周边的环境,你应该很熟悉吧。”

    见慕瑟仰头挑眉看着他,单钺轻轻刮着慕瑟的鼻尖:“应该比你要熟悉。”

    被“偷袭”的慕瑟踮起脚捏了一把单钺精致白皙的脸:“你就是大变态,偷窥狂。”

    不得不说,就算在英国,单钺的外形依旧很吃香,惹得从他身边的外国妹纸频频回头。不爽的慕瑟果断拉着单钺去了曾经她爱去的一家咖啡店。过去她也算是那家店的常客,果然她刚一进门,咖啡店的老板就认出了她以及她身边的单钺……

    这咖啡店老板怎么会认识单钺???

    “alex,原来你喜欢的女孩是她啊。”望向慕瑟眼中的诧然,咖啡店老板很兴奋地说:“alex以前说他喜欢的女孩喜欢吃家乡小吃,所以他特地教会我做桂花汤圆,希望他喜欢的女孩能够吃到。”

    难怪她会觉得单钺做的桂花汤圆和这家店里做的口味很像。她竟然刚才还在单钺面前傻兮兮地嚷着说想让单钺尝尝她吃过最好吃的桂花汤圆。原来……她在伦敦吃的桂花汤圆全部都是单钺间接做给她吃的……

    这一刻,慕瑟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只是望着神情又几分不自在的单钺,鼻子酸酸的。

    这次慕瑟来伦敦是打算劝说马上快要毕业的慕予霖回慕氏工作。最开始慕予霖不肯,慕瑟就死皮赖脸地缠着慕予霖。最后慕瑟用老规矩,在她老公的提示下,比慕予霖更快猜出《疯狂植物园》里谁是真正的幕后黑手,成功说服慕予霖毕业后回慕氏工作。

    再回h市途中,坐在飞机上的单太太想起她毕业那年在飞机上“偶遇”单钺的情况。她突然来了兴致,笑着问:“。这位先生,请问你有口香糖吗?”

    “木瓜味的可以吗?”单钺的演技果然不是盖的,下一秒就迅速入戏。

    “恩。”

    慕瑟眨巴着眼,等着看单钺要从什么地方变出口香糖来。因为她随身带来的口香糖昨天已经被吃完。

    却没想到,单钺竟真的跟变化术一样,从包里拿出一罐木瓜口的口香糖。

    “谢谢。”慕瑟笑嘻嘻地从单钺手中接过口香糖,却在下一秒发现口香糖的罐子很轻,很明显就是昨晚被她吃完的那一罐。

    明知道罐子里倒不出口香糖,她却继续想要演戏,假装有口香糖被她倒出来,然后被她吃下。但令她惊讶地她竟从罐子里倒出一枚心形的钻石戒指……

    还以为是自己眼花,慕瑟眨了眨眼。下一秒本来躺在她手中的戒指则被单钺霸道地戴在她无名指上。

    慕瑟傻盯着自己的无名指,耳边响起单钺磁性温柔的声音:“瑟瑟,我会陪你吃一辈子的煎蛋。蛋黄给你,剩下的老公会替你解决。你愿意吗?”

    她可以说不愿意吗……好吧,早就已经上贼船的她舍不得拒绝这份迟来的求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