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小说网 > 将爱未迟 > 第三十章 (三章 合并)

第三十章 (三章 合并)

作者:小兰乱流年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九零小说网 www.90xs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皇笙总裁办公室。

    一贯内敛沉着的单钺却盯着办公桌上的电子钟,紧蹙的眉宇不小心泄露此刻他的心情。

    还没入秋,安妮却觉得今天办公室里的温度因为boss的冷脸瞬间降低好几度。

    难道boss还没从上次的打击中缓过劲来?不过要是换做她被人拒婚,还被泼热可可的话,她估计会把自己锁在家里至少大半个月不想见人。

    懂得察言观色的安妮立即决定把boss今天所有的行程都取消,好让boss有足够的时间发呆。

    她家高颜值boss居然被慕氏执行总裁给拒绝。安妮轻轻替单钺关上办公室的门,低声叹气:“这人呐长得再帅有什么用,有人眼瞎啊。”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单钺从来没有觉得时间像今天这样难熬。

    他做事一向很有把握,然而在看到手机屏幕亮起慕瑟的名字时,单钺觉得自己的心就好像是被人紧紧拽住。

    原来慕瑟宁愿选择放弃慕氏,也不会选择他。

    在没有人的办公室里,单钺浅棕色的眼眸涌起一抹痛色,他紧紧握着手中的钢笔,仍由手机屏幕上的名字一直闪烁。

    单钺纤薄的嘴唇泛白,完全没有意识到手中的钢笔已经被他的劲力给握变形。

    这个节骨眼上,单钺居然不接她电话!

    慕家别墅里,慕瑟就像是一只热锅上的蚂蚁。慕家的户口本是被赵玉琦放在保险箱里,她昨天一晚没睡,都没想出要怎样打电话给赵玉琦拿到户口本的办法。因为单钺爸爸的死和她爸爸有关,她决定和单钺结婚的事情,她暂时不会让第四个人知道,更不会让赵玉琦知道。不然指不定赵玉琦会在背后弄出怎样的幺蛾子。

    昨晚慕瑟和jessie视频,看着视频里头上戴着浴帽,长相变得比以前更有女人味的jessie,慕瑟好几次想要把自己的决定告诉jessie,却被jessie各种询问她有关慕氏的问题给打断。最后听到jessie说她准备去吃午餐,她也没说出口。

    既然她已经做出决定,早告诉jessie和迟些再告诉她,都没差。

    听到手机里传来的忙音,慕瑟抿了抿唇。该不会是单钺想要反悔。毕竟她颜值不高,又没女人味,身材也不高挑。娶她这样的做老婆,慕瑟自己都为单钺觉得亏。所以在她看来,单单是嫁给单钺这一项,吃亏的只会是颜值高,又特别有男人味,身材爆好的单钺。

    单钺不接电话。看着手机上显示的时间已经快要走到和她约定好的时间,慕瑟又再次拨通单钺的电话。

    这一回慕瑟发现单钺竟然是秒接。

    “喂。”

    单钺低低的声音中好像夹杂着一抹无奈。

    说是为报复慕氏,看似逼她嫁给他,实际上是他在逼自己吧。

    这一瞬,就在慕瑟因为单钺无奈的声音发呆陷入沉默时,手机另一边,单钺黯然深吸一口气问:“所以这就是你的决定?”

    单钺对自己有过真的感情吗?沉浸在单钺在酒店中保护她,替她挡热豆浆的各种回忆中的慕瑟在听到单钺的问题时,下意识点头说:“恩,我已经决定好……”

    她还没说完的话被手机里再度突然响起的忙音给打断。

    什么鬼情况?!

    慕瑟愣了两秒再次给单钺拨通电话时,手机里传来的却是对方已不在服务区的客服提示音。

    卧槽!单钺你是在玩姑奶奶吗!

    昨天被单钺逼婚,今天竟不断挂她电话。

    差点暴走的慕瑟抱着手机,绕着窗边来回走动,做了好几十个深呼吸才让自己的情绪渐渐平复。

    现在联系不到单钺,一头雾水的慕瑟立即拨通程允的电话,再假借想要亲自和单钺秘书安妮私下沟通之名,要来安妮的电话。

    以此同时,听到办公室里响起砸东西的声音,安妮差点吓得把送到嘴边的水喂进鼻子里,小心肝颤了三颤。这还是她第一次看boss发这么大的脾气,为防止boss把怒气值转移到她的身上,安妮刚决定这段时间能不出现在单钺面前就打死不会出现的时候,她突然接到慕瑟打来说是要见单钺的电话……

    “这……”现在她的boss正在气头上,听到慕瑟的要求,安妮为难地说:“boss现在正在开会不方便接电话。”

    “是在开会?”难怪会挂她电话,甚至关机。慕瑟瞬间松了口气,又在下一秒忍不住吐槽自己,太蠢,想太多。

    “恩。”

    正在暗暗吐槽自己的慕瑟并没有察觉到安妮语气中的不自然:“等他开完会,麻烦你告诉单钺一声,让他记得开机。”

    手机都已经砸了,还怎么开机。

    安妮挂断电话,望向单钺办公室的方向,脸上大写着“想要回家”四个字。而里面的人就好像听到她的心声,几分钟之后通过内线拨来电话,让她提早下班。

    不用继续在单钺的视线范围都遭受煎熬,接到单钺的吩咐后,安妮决定把还没处理完的资料带回家,在家里加班也比继续呆在这里感受boss的怒气值要好……

    从下午四点等到吃晚饭的时间单钺也没打来电话。

    慕瑟焦躁不安地抱着手机再房间里走来走去。

    “小姐,晚饭已经准备好。”

    听到张妈的声音,慕瑟下意识脱口而出:“我不饿,你让赵姨和予霖先吃。”

    她话音刚落,屋内的气氛瞬间变得沉默。张妈欲言又止提醒说:“小姐,夫人和二少爷出国散心现在还没回来。”

    “是哦。”慕瑟回过神来,清澈的眼睛里闪过一抹黯然。她怎么忘了,慕予霖现在根本就不想见到她,已经跟赵玉琦一起出国旅游。

    慕瑟抿了抿唇,看向窗外已经暗下去的天色说:“张妈我有事要出去一趟。晚饭就不吃了。”

    慕瑟开车来到皇笙车库的时候已经将近七点。

    在车库中寻找到那一辆她所熟悉的低调豪车后,慕瑟就把自己的车停靠在单钺轿车旁,决定在车里等单钺处理好公事,再来细谈他们之间的婚事。

    慕瑟刚熄了火降下车窗就听到自己肚皮唱空城计的声音。

    她摸着自己瘪下去的肚子,哭笑不得地抽了抽眼角。就像是害怕自己嫁不出去一样,她急急忙忙赶来找单钺,就连路边的肯德基也没来得及买。

    还好现在可以用手机下单叫外卖!

    当慕瑟在车库里解决掉三对鸡翅,一块七寸的榴莲披萨,一份杨枝甘露,一杯香草可可之后,单钺高挑的身影却还是没出现在她的视野中。

    “这会议是要开到天亮的节奏?”慕瑟打着饱嗝,自言自语地说又拿出手机再次拨通单钺的电话。但回应她的依旧是客服的提示音。

    吃饱喝足的慕瑟坐在车里根本没有心思用手机翻看程允传给她有关慕氏的资料,更没有心思用手机码字赶剧本。

    心里七上八下的慕瑟只有靠玩消消乐来打发时间。

    坐在驾驶座上玩手游的慕瑟都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时候趴在方向盘上睡着的。

    快到凌晨,单钺离开办公室下到车库。他低头拿出手机发短息给安妮,让她取消去澳洲的机票。发完短信,上车发动引擎的单钺根本没有注意到停靠在他轿车旁的另一辆车。

    轿车从左面驶出,心情烦闷的单钺猛踩油门决定迫切想要回家灌醉,他的余光却在透过后视镜看到趴在慕覃远轿车里睡觉的女人时,狠狠一脚踩住刹车。

    “慕瑟。”

    迷迷糊糊听到有人喊她名字还有敲玻璃的声音,慕瑟皱了皱眉,将趴在方向盘上的脑袋调了个方向继续睡觉。

    “瑟瑟,开车门。”

    更加剧烈敲击玻璃的声音终于把她给吵醒。

    还没有彻底清醒的慕瑟按照单钺的话打开车门。在嗅到对方身上浓浓的烟味时,慕瑟皱了皱眉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单钺冷着脸说。

    “问我?”看了看周围的环境,彻底清醒过来的慕瑟打着喷嚏说:“你不是说要我给你答案吗。之前你在开会,手机一直关机。”

    她不是已经给了他答案?

    单钺浅棕色的眼睛里瞬间闪过一丝异样的喜色。

    “所以呢?”他轻声问,但语气里却已全无之前的无奈。

    昏暗的出库光线下,慕瑟抿了抿唇红着脸问:“单钺,如果户口本,我还能嫁给你吗?”

    见单钺沉默地望着她,慕瑟又解释说:“户口本被赵玉琦放在保险箱里,我暂时拿不到。”

    “所以呢?”

    听到单钺的反问,慕瑟愣了愣:“我可以答应嫁给你,你可不可以宽限我几天让我想办法拿到户口本。”

    所以她今天给他打电话并不是为了拒绝他,而是因为她拿不到户口本。

    虽然心里发生着巨大的变化,单钺伸出手轻轻拍着慕瑟的脑袋说:“既然你答应嫁给我,就算你拿不到户口本,我也会想办法和你结婚。”

    因为单钺温柔的举动,这一瞬间慕瑟竟然产生一种自己根本不像是在被单钺逼婚,而是单钺想尽办法想要和她结婚的错觉……

    这边安妮刚替单钺取消掉去澳洲的两张机票,等她上卫生间洗漱回来又收到单钺让她不用取消机票的消息。

    还以为是自己眼花,除此之外安妮还看到单钺在短信最后说要扣除她三个月的奖金!

    这到底是闹哪样,怎么会有像单钺这样腹黑的boss。自己被拒婚,却要扣她奖金来消气。这个时候安妮还不知道,她的顶头boss气的是她故意说他在开会,害他差点以为自己已经会失去慕瑟。

    这天晚上慕瑟被单钺直接拎回他的公寓。

    她不过是答应嫁给他,没打算现在就跟他滚床单呀。看到洗完澡,只裹着一张浴巾从卫生间里出来的单钺,慕瑟紧抿着唇,耳根泛红连眼睛都不知道往哪里放。

    “瑟瑟,从今天起你就住我这里。”

    拜托,他们还没结婚好吗。之前单钺听到她的决定,二话不说直接把她带回家。她还没把答应他的条件给说完。眼睛没地方放,慕瑟低头看着自己的脚尖:“单钺,我用我和你之间的婚姻换取慕氏5%的股份,不过我有一个条件……”

    “我可以答应你。”

    听到单钺打断她所说的话,慕瑟瞪大眼睛惊讶地看向单钺。她还没说是什么条件,单钺就这样干脆的答应他。

    “如果你不想让别人知道我和你之间的关系。我不会举办婚礼。”

    看来单钺还是真把她的心理揣摩得通透。是她的意图太明显?还是单钺的段位太高。

    慕瑟抿了抿唇,悬在心里的大石却因为单钺的话安然落地。

    看到单钺说完后转身往卧室的方向走,不知所措的慕瑟忐忑地叫住他:“单钺!”

    “瑟瑟不可以太贪心哦。”

    单钺闻声转身看向她,浅棕色的眼睛笼着客厅的暖光,深邃而又温暖。

    这样的男人,这样的声音,这样的声音……好想壁咚他!

    有贼心没贼胆的慕瑟完全没有料到自己花痴的目光已经泄露她内心的想法。

    看到慕瑟的反应,单钺猛地拽住慕瑟纤细的手臂,将她禁锢在自己怀里。

    一股大力将她猛地一拽,慕瑟还没反应过来,一个炽热的吻已经落在她唇上,封住想要从她口中冲出的惊讶。

    大概是单钺刚刷过牙,钻入她口中的薄荷香明显比之前那几次更加浓郁,清新而又灼热的触感凛冽地刺激着她的神经。

    一回生二回熟,这已经是单钺第四次吻她,而慕瑟觉得自己就像是被单钺轻轻一推就开始全盘倾塌的米诺骨牌。

    从最开始的震惊,到接受,再到回应,渐渐沦陷在单钺攻势下的慕瑟在感觉到自己肩头突然一凉的一瞬间,因为心里不知所措地慌猛地将单钺一推。

    一声闷响,好歹也是跆拳道七段的慕瑟完全没有料到自己突如其来的动作直接将单钺推到在地上。

    “单钺我……”

    单钺狼狈地坐在地上,因为低着头,慕瑟看不到他的表情,却能明显感受到周围气氛的变化。

    慕瑟张了张口想要解释,却不知道自己到底要怎样解释清楚。难道要她这个被剩了二十六年的人说她是还没做好被吃掉的准备吗。

    就算是被单钺误会,她也不会说。

    气氛沉默如冰,她抿了抿唇:“那个……我扶你起来。”

    但坐在地上的单钺就像是被定身的一样,没有丝毫反应。

    地上这么凉,他要是再继续坐下去会感冒吧。心怀愧疚,慕瑟想了想直接蹲下身,拽住单钺的手臂就像刚才推开他时一样,猛地一用力想要把单钺从地上扶起来。但她哪里会想到,因为她大幅度的动作,围在单钺腰间的浴巾在她眼皮底下瞬间从单钺修长的大腿上滑落。

    这东西……

    好大。

    这一瞬间,只看过猪跑,从来没有吃过的猪肉的慕瑟被眼前的状况惊得说不出话来。

    被吓呆的慕瑟盯着一个她自己没有的东西,明明只有几秒钟的时候,她却觉得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那么长。

    对于单钺接下来的反应,只能说苍天饶过谁?出来混,迟早要还的。

    前一分钟她把单钺推到在地上,现在换她被单钺给推倒。看到单钺冷着脸不急不缓从地上捡起浴巾围在腰间转身进到卧室,在砰地一声关上房门。慕瑟依旧用呆滞的眼神盯着单钺消失的方向,无法从刚才太过于劲爆的画面中回过神来。

    不知道在地上坐了有多久,等到她脸颊上滚烫的温度渐渐褪去后,慕瑟却发现自己的腿早就已经麻掉。

    现在的状况,她是要回家,还是在单钺的沙发上凑合一晚?

    慕瑟拖着她麻掉的脚坐到沙发上,原本打算等脚上的麻痹感消退就开车回慕家。她一边揉腿,一边用手机看韩剧想要分散自己注意力,结果在分散注意的同时自己竟在不知不觉间睡着……

    相对慕瑟的心大。躲在卧室里的某人却失眠了整整一夜。

    拿出被他放在柜子里的水晶,已经换上一身家居服的单钺坐在椅子上,神情复杂地盯着镶嵌在水晶里的钥匙扣,脑海中浮现出他第一次遇见慕瑟时的画面。

    九年前。那时他高中刚毕业,秦城特意安排好行程亲自开车和他一起去登雪山。结果登山登到一半,突然有灵感的秦城突然说要回车上拿画板把眼前的景色画下来。

    “你可以选择看我画画,或者自己登山雪山顶看日落……”

    秦城的话还没说话,他就直接转山继续登山。

    那个时候他没料到自己会遇上突如其来的暴风雪,等他转身准备下山找秦钺的时候,一颗被风吹断的大树砸伤他的腿。他被困在雪山上整整两天,登山包里的饼干已经被他吃完,脚上的伤口因为感染已经开始发炎,正在发低烧的他神志已经开始渐渐模糊。

    如果搜救队再找不到他的话,他大概就会死在这雪山上。

    他杀过人,也许这就是上天对他的惩罚,现在就是来收他命的时候。他躺在山洞中,这样想着渐渐闭上双眼。

    就在他已经放弃求生的希望时,他冰冷的唇上突然传来一抹柔软的温暖。

    “喂,你醒醒。”

    “你还活着吗?”

    听到在他耳边响起的声音,就在他挣扎的想要睁开眼的那一瞬,他的冰凉的唇再度邂逅那一抹温暖。透过从洞外投来的光线,他瞪大眼睛看到紧闭着眼睛的小女孩正在给他做人工呼吸。

    那时候单钺清楚地记得慕瑟分明是一脸嫌弃他的样子,却不断往他嘴里渡气。在看到他睁开眼后,激动地抱住他说:“山里手机没信号,你别闭眼,我背你下山。”

    对单钺来说,这一辈子他都不会忘记自己被一个瘦小的小女孩背下雪山的一幕。

    回想着有关慕瑟的种种,等单钺回过神来,清晨柔和的阳光已经透过纱窗倾洒在屋内。

    听到卧室外传来的声响,眼底满是青影的单钺皱了皱眉。

    慕瑟她难道没走?

    走到厨房,单钺看到拴着围裙的慕瑟正捡掉落在地上的锅铲。

    慕瑟捡起锅铲,在看到无声无息突然站在她跟前的单钺时,因为被吓到,她下意识往后一退。在她身后的无烟灶上正煮着汤圆,她这一退,肯定会被烫伤。还好单钺眼疾手快一把将要往后退的慕瑟猛地拽进怀里。

    “小心!”

    她的脸颊突然撞在单钺坚实的胸膛上,慕瑟的第一反应跟昨天一样,想要推开单钺。但她却又在做出动作之前,及时想起昨晚的那一场“事故”。

    “慕瑟,你多大的人?做事还这样毛躁?”

    耳边响起单钺低沉的声音。

    单钺的语气很明显是在训她。如果不是单钺跟幽灵一样无声无息地出现在她面前,她会被吓得往灶台的方向退吗。

    不知所措的慕瑟僵着甚至任由单钺将她紧抱在怀里,声音低低地说:“我没想到你会突然出现。”

    “今后你需要习惯我的突然出现。”单钺松开他紧抱住慕瑟的手,捡起因为被他吓到而被慕瑟再次等到地上的锅铲。“吃过早饭后,你跟我去澳洲。”

    心里突然一空:“昂?”

    “今天跟我去澳洲结婚。”

    单钺舀起锅里的汤圆,转头看到慕瑟正呆呆地看着他,他皱眉说:“慕瑟在上飞机之前,我给你最后一次选择的机会。”

    单钺他在说什么?反应慢半拍的慕瑟回过神来,一脸震惊地问:“你是说要我今天跟你坐飞机去澳洲结婚?”

    虽然明明是她自己选择和单钺结婚的,但听到单钺亲口对她说,今天就跟她去澳洲结婚时,慕瑟紧抿着唇觉得自己急需一颗特效护心丸……

    当双脚踏在澳洲的土地上已经拿到慕氏5%的股份转让合同和她和单钺之间的结婚证时,慕瑟仍觉得自己是在做梦。

    谁能想到她回国不到一个月竟和会两年前和她传绯闻的男人结婚。

    “慕瑟,把你的手机给我。”

    慕瑟脑袋里的小马达早在她昨天听到单钺说带她去澳洲结婚时就已经当机。

    听到单钺的话,慕瑟乖乖地拿出手机递到单钺跟前,就连单钺要拿她手机做什么都没有问。

    “解锁。”

    “哦。”

    慕瑟将刚出炉的结婚证放入包里,接过手机解锁。

    通过慕瑟手机里的通讯录,找到自己手机号码的单钺在看到自己名字时,额头的青筋跳了跳。

    “慕瑟,你很好。”单钺咬牙切齿地说。

    “厄……”看到单钺是在用通讯录里找他自己的名字,慕瑟抽了抽嘴角,却在下一秒看到单钺已经将“十八线单”改成“老公”。

    “从今天起,除了我之外,这上面的名字你没权再改。”单钺语气霸道,神情温柔地说着揉了揉她的脑袋。

    这不揉还好,单钺这轻柔的一揉,慕瑟觉得自己的心都好像被单钺给揉开,然后把“老公”两个字塞到她心底最深处。

    这个时候的澳洲正值寒冬,站在阳光下的慕瑟却觉得自己的脸烫得就像是中暑一样。

    她愣了愣拿回自己的手却对单钺说:“为公平起见,你的手机给我。”

    “公平?”轻易看穿慕瑟的小心思,单钺挑眉:“我什么时候说过要给你公平?”

    从单钺温柔的目光中彻底清醒过来,一股寒气窜上脚底。她和单钺之间的婚姻不过是一场豪赌,她怎么就去了一趟教堂,看到超级会演戏的单钺在神父深情地凝视地她:“ido。”她竟然傻傻地入戏。

    这样的她……还真是可笑。

    看到慕瑟黯然地低下头不说话,一丝心痛从单钺胸口划过。他解释说:“这次来澳洲并没有带私人号码的手机,等回国后在给你。”

    “哦。”

    慕瑟点了点头,却不再去看单钺染有蛊惑之毒的目光。她紧握着拳头,用指甲掐着自己暗暗在心里提醒自己说,单钺是在她面前演戏,为的就是要让她彻底爱上他,然后在无情地抛弃她。如果她没办法在自己彻底沦陷之前,拽着单钺一起坠入深渊,那最后被摔得粉身碎骨的人只会是她。

    在调整好自己的心态,认清自己的目标后,慕瑟抬头看向单钺扬起一抹笑说:“等回国后,你记得给我哦。”

    阳光下慕瑟的笑靥让单钺眼中的神情一怔,他宠溺地说:“好。”

    早在出发来澳洲之前,单钺就已经提前定了酒店。只是慕瑟没想到单钺定的竟然是依靠在黄金海岸边上一处悬崖建造的酒店。

    看到悬崖下碧蓝色的海水,慕瑟突然响起之前在伦敦时,有一年暑假jessie没有回法国,她们就打算来黄金海岸旅游的。结果来她的剧本大纲通过,为赶剧本就取消了计划好的行程。没想到现在竟然是和单钺一起来这里结婚。

    “这简直比剧本还要狗血。”站在酒店里的露台上,慕瑟忍不住吐槽。

    “你说什么?”办理好入住手续的单钺在她身后问道。

    “没。”慕瑟立即扯出一抹笑说:“我是说这里的风景很不错。”

    单钺淡淡看了慕瑟一眼,没有拆穿她表情太过僵硬的谎言说:“我们会在这里住五天,我已经安排安妮订了这周六回国的机票。”

    纳尼?!

    “难道不是明天回国吗?”这两天她偷偷跟单钺来澳洲结婚,是用生病的借口来搪塞程允的。要是让她一个星期不出现在慕氏,慕氏那些高层还不闹翻天啊。

    慕瑟迫不及待想要回国的心情让单钺目光一暗。

    “我恰好在澳洲还有事情要处理。如果你急着回国的话,你可以自己先回去。”单钺冷着脸丢下话,就拿着行李离开露台,留下正打开手机查询机票的慕瑟。

    她生病的借口最多可以撑三天,所以在回酒店房间之前,慕瑟琢磨着定了一张明天回国的机票。

    定好机票后,站在露台上吹海风的慕瑟并没有回酒店房间。

    确切来说,她不知道自己该怎样面对突然变成自己老公的单钺。以单钺的兽性而言,现在他们已经是名正言顺的夫妻,他要吃掉她,她已经找不到理由拒绝,除非她来大姨妈。

    可是她的大姨妈才刚刚走。

    纠结到海岸边最后一抹余辉消失后,慕瑟把心一横问r要来一瓶红酒,咕咕一口喝下。

    没错,慕瑟喝下的不是一杯,而是整整一瓶……

    酒店房间里,闭目养神的单钺听到动静睁开看眼看到满脸通红的慕瑟迈着“凌波微步”坐到床边,口里不着调的哼着名侦探柯南的主题曲。

    “你……喝酒了?”

    她的歌声被一道低沉的声音打断,慕瑟皱了皱说:“我没喝酒!我喝的是葡萄……酒!咦,你看起来好眼熟,我是不是在哪里见过你?”

    看到依靠在床边的男人脑袋一直在她面前晃来晃去,慕瑟抿了抿唇,伸手用力捧着单钺的脸庞说:“你别晃!我告诉你一个……秘密。”

    怎么她的手不受她的控制跟着男人的脑袋一起晃?慕瑟松开捧住男人脸庞的手,却听男人问道:“什么秘密?”

    “嘘!你保证不许告诉别人,我就告诉你哦……嗝!”

    见眼前的男人就像是吃了□□一样,脑袋不仅左右晃,还上下点头,慕瑟凑到男人身旁纠结地说:“毛利蜀黍……你的脖子这样一直晃来晃去,我怎么发射麻醉针。”

    听到慕瑟的话,单钺简直想把慕瑟抱起来直接丢进海里。

    但接下来浑身酒气的慕瑟却勾住他的脖子说:“虽然你对我别有用心,不过我……还是很感激你上次在酒店里保护我。我就是说嘛,想你这样有潜力的男人怎么会甘心退出娱乐圈,结果啊……单钺他一直是在给我下套,他就是想通过我来报复我爸。你说单钺他是不是很坏?”

    慕瑟前言不搭后语的说着,她吐纳出的热气正好喷在单钺的脖颈上。

    “他不坏。”单钺低声说,深邃的目光紧锁在慕瑟脸上分辨着慕瑟是不是在装醉。

    “他要是不坏,就……就不会用慕氏5%的股份来威胁我和他结婚!喂……你干嘛脱我衣服?”慕瑟皱眉看向眼前的男人说:“你不可以这样做。”

    “为什么?”

    “因为……我好像在今天已经嫁人,不再是可以随便和别人滚床单的单身狗。”

    男人的声音变得越发阴沉,她甚至好像听到男人咬牙的声音:“那你曾经随便和别人滚过床单?”

    滚过吗?她怎么没有影响。慕瑟仰头看向有浮雕做装饰的天花板,认真思索着。

    就因为她沉默的反应,一股难以的怒火瞬间冲上单钺心头。

    突然一阵天旋地转,好像有一只大象重重压在她的身上,慕瑟紧皱着眉头越想推开,大象的重量就变得越重。

    “说你跟几个人上过床?”单钺低哑的声音夹杂着难以言喻的痛苦。

    jessie算吗?

    思思也睡过。

    慕瑟缓缓比出两根手指,却又在想起小时候和慕予霖也曾睡在过一起,犹豫地再多比出一根手指。

    “慕瑟!”

    一声滔天怒吼在房间内响起,震得她耳膜发痛,她委屈地说:“你别凶。我又不是听不见……”

    但接下来身下一阵难以深受的剧痛却让她在下一秒发出比之前那一声怒吼更加夸张的尖叫声。

    “怎么可能……”看到慕瑟的小脸痛苦的皱成一团,单钺眼中所有的怒气转而变成不知所措的惊慌。

    “好痛。”慕瑟的眼泪顺着脸颊滴落在他的手背上就像是滚烫的热油要灼伤他的皮肤。

    慌乱的单钺立即起身颤抖地为慕瑟盖上薄被,愧疚地紧皱眉替慕瑟擦拭着眼角的泪说:“瑟瑟,对不起。我不知你竟然是……”

    “好痛。”慕瑟痛得倒吸冷气,想要努力看清楚欺负她的人,然而眼睛却因为蒙上水汽一片模糊。

    “瑟瑟,不痛。以后我不会再你这样痛。”

    感受到有人像单钺一样轻柔地用指腹抚摸着她的发顶安慰着她,慕瑟抽了抽鼻子说:“我现在不痛了。我想睡觉,你不许再欺负我。”

    单钺轻声说:“瑟瑟,安心睡吧。我不会再乱来。”

    等到保证的慕瑟缓缓闭上眼,没过多久就进入了梦想。

    看到慕瑟皱着眉头已经睡着,因为冲动异常后悔的单钺低声在慕瑟身旁用只有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说:“老婆,不要恨我好吗?”

    脑袋就像是快要炸开,慕瑟第二天醒来在看到手机上显示的时间时,忍不住一声尖叫。

    躺在沙发上又一夜没有入睡的单钺听到慕瑟的尖叫声立即慌张地冲了进来。还以为慕瑟醒来后已经想起昨晚的事,就在他紧皱着眉决定任由慕瑟打骂他发泄的时候,慕瑟却从床上跳起来连忙收拾行李说:“完了完了!快赶不上飞机!”

    “你打算现在回国?”

    听到单钺质疑的声音,慕瑟猛地抬头看向站在门口神情有些怪异的单钺。

    哦对!她昨天订机票的事情忘记告诉单钺。等等……她记得昨晚在回房间之间,她干了一瓶红酒。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她又喝断片了?!

    一口气提到喉咙口,慕瑟猛地低头往自己身上看去。在看到自己还穿着昨天的长裙时长松一口气。

    既然刚才单钺是从客厅冲进来的,这么说来昨晚她和单钺之间根本什么也没发生。

    慕瑟的反应刺痛就像是刺目的阳光刺痛他的眼睛,单钺声音沙哑地说:“我送你去机场。”

    “真的吗?”

    还以为单钺会冷眼旁观她火烧屁股,没想到单钺竟然会主动送她去机场。

    “单钺,谢谢你。”在登机前,面对单钺新的身份不知道该说什么道别的慕瑟,最后挤出这样一句话。

    “以你现在的身份,你不用对我说这三个字。不过另外三个字,如果你想说的话,我很乐意听。”

    单钺语气暧昧的话让她瞬间脸颊泛红。

    撩妹高手。慕瑟暗暗在心里吐槽,觉得如果自己就这样夹杂尾巴逃跑就完全被单钺给吃得死死的。所以因为被单钺撩到而很不甘心的慕瑟眼中闪过一抹狡黠,她仰头在单钺修长的脖颈上蜻蜓点水一吻说:“周末见。”

    她这样算不算偷袭?

    分明心跳如雷,但慕瑟却故作淡定地扬起一抹浅笑挥了挥手,提着行李箱转身进入安检通道。

    然而就在她转身的那一瞬,慕瑟并没有看到跟她一样掩饰着内心感情的单钺却望着她的背影流露出一抹不舍。

    因为宿醉的关系,慕瑟一上飞机就开始睡觉,除了中途起来上厕所,一直睡到下飞机。

    她刚下飞机就接到慕予霖打来的电话,问她在哪里。

    慕瑟忽悠着回答说:“我在逛街。”

    慕予霖默了默说:“我从意大利给你带了礼物回来。”

    慕予霖从意大利散心回来,还说跟她带了礼物。这样说来他已经想通有关爸爸遗嘱的事情。慕瑟高兴地说:“我这就回家。”

    在澳洲单钺送她去机场的时候,就给了她公寓的钥匙。慕瑟在回慕家别墅之前,果断先打车把回国后原本一直放在单钺那里的行李箱继续放在单钺的公寓里,然后又迅速去购物商城买了保养品,再去到皇笙的车库把自己的车开回慕家。

    当慕瑟做好这一系列逻辑严谨的动作后,拎着购物袋站在慕家大门口时,她自言自语地得瑟说:“完美。”

    自从她决定接受爸爸的安排,接管慕氏开始,慕予霖就没有和她好好说过话。慕瑟愿以为接下来会是和从前一样姐弟有说有笑的画面。

    结果慕予霖却是在见到她之后,绷着脸问她,这几天去了哪里。

    她早就想好对策回答说:“你不回来,家里空空荡荡的就去了思思那里。”

    “是吗?”慕予霖紧握着手里准备送给慕瑟的礼物,却说:“在给你打电话之前,我去凌思思办公室找过她,结果她的同事告诉我说凌思思前天在出任务的时候受了伤现在正在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