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小说网 > 将爱未迟 > 第十九章

第十九章

作者:小兰乱流年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九零小说网 www.90xs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医院手术室外,慕瑟和慕予霖一起赶到时,赵玉琦坐在椅子上,精致的妆容已经哭花。

    “予霖,你爹地他……”看到慕予霖赶到,赵玉琦紧抱住慕予霖哭得更加伤心。

    “妈咪,爹地一定会没事的。”慕予霖轻拍着赵玉琦的后背安慰道,然而自己眼睛里却写满担心。

    望着手术室外亮着的提示灯,慕瑟紧抿着唇,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站在墙边。

    当年慕覃远将慕氏5%的股份卖给自己的大哥慕覃德,在慕珂成年时,慕覃德已经把这5%的股份作为生日礼物送给慕珂。所以每年得到慕氏分红的慕珂即使不用工作,也有足够的钱够她花。慕珂是慕氏的股东之一,她的婚礼自然有不少慕氏的高层参加。

    听到慕覃远出车祸的消息,闻讯赶来的人看到眼前赵氏母子伤心地抱在一起,可慕瑟却像是路人,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

    关于慕瑟,在慕氏她的身世有好几个版本。

    官方版本,慕瑟是慕覃远和前妻生的孩子。

    八卦版本一,慕瑟是慕覃远前妻和别人生的孩子,和慕覃远并没有血缘关系。

    八卦版本二,慕瑟是慕覃远从孤儿院里领养来的孩子,和慕覃远并没有血缘关系。

    八卦版本三,慕瑟其实慕覃远酒醉后和一名女大学生所生的私生女。

    对于慕瑟的身世,慕氏集团的高层并没有调查的兴趣,在大家看来慕覃远早就做好把慕氏传给慕予霖的准备,慕瑟顶多像慕珂那样得到一部分股份,参与每年的年终分红。

    今天看到慕瑟的反应,慕氏高层暗暗在心里猜测慕瑟很有可能是慕覃远从孤儿院里领养回来和慕覃远并没有血缘关系的孤儿。

    感受到别人异样甚至是轻视的目光,慕瑟依旧站在原地,没有动,没有说话。

    相比慕瑟的冷漠,哭得我见犹怜的赵玉琦则引来好几位高层的关心。

    “慕夫人,你别太担心,董事长一定能挺过去的。”在慕予霖替赵玉琦接水的空档,慕氏股东之一的欧成明握住赵玉琦的手安慰道,却暗中用大拇指挑逗地在赵玉琦掌心里轻柔地画圈,挑逗。

    当着这么多人的面,他也敢!

    因为欧成明的动作,赵玉琦眼中极快的闪过一抹异样,却并没有抽开被欧成明握住的手。过去她在欧成明调查予霖的亲子鉴定上做了手脚,一直以来欧成明以为予霖是他的种。现在慕覃远出车祸,如果严重,甚至把命交代出去的话,她需要欧成明帮助予霖坐上慕氏集团董事长的位置。

    赵玉琦在适当的时候收回手,凭着过人的演技,没有人察觉出她和欧成明之间的猫腻。

    手术室外,一拨人来,一拨人走,慕瑟沉默地靠站在墙边,一直没有说话。慕予霖则忙着招呼慕氏高层。

    慕瑟不断在心里一遍遍默念着吉祥经,也不知道自己到底念了多少遍,在手术室提示灯灭掉的一瞬,慕瑟觉得自己的心就好像是被人给生生拽到咽喉的位置。

    “医生,我老公他现在怎样?”赵玉琦抢先围住医生问道。

    站了近五个小时,慕瑟想要迈开步子走到医生身边,这才发现自己的双腿早已经站麻,想要迈开腿都难,她只能在第一时间瞪大眼睛看向医生。

    慕瑟看似毫不关心的这一举动却招来慕氏高层的冷眼。甚至有人低声说:“就算是从孤儿院领回的养女,也没见过像她这样冷血的。”

    慕瑟紧抿着唇,完全不在意别人的诋毁,现在她最关心的就只有慕覃远的情况。

    “病人已经脱离危险期。”

    听到医生的话,慕瑟长松一口气,却又因为医生的下一句话,整个心又再次被紧紧揪住。

    “虽然现在已经脱离危险期,却不能保证病人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一丝精光极快地自赵玉琦眼中闪过,下一秒她难过地紧握住医生的手臂带着哭腔问:“医生,什么叫不能保证病人什么时候能够醒来!”

    对于赵玉琦的质问,医生解释说:“病人出车祸时,脑部遭受重创,颅内大出血。虽然抢救成功,暂时却没办法醒来,什么时候能醒这要看病人自己的意志力。”

    “医生,你的意思是董事长现在成了植物人?”站在一旁的欧成明直白地问。

    “可以这样理解。”

    慕覃远因为车祸成为植物人,看来慕氏马上就要变天。

    手术室外的气氛在突然间变得沉默。

    原本还在担心慕覃远病况的高层,现在想的却是今后慕氏的领导权会落在谁手上,一时间大家心里各怀鬼胎。

    “不会的!”慕瑟突然的喊声打破眼前死寂般的沉默。

    她艰难地迈开腿,一瘸一拐走到医生面前,颤抖地说:“医生你是不是弄错了!我爸爸他一个星期前还好好的,他怎么可能成为植物人!”

    然而慕瑟话音刚落,就看到戴着氧气面罩,脸上毫无血色,安静得就像是雕塑一样的慕覃远被护士退出手术室。

    “覃远!”

    “爸!”

    慕瑟哽咽的声音被赵玉琦尖声的哭喊给完全掩盖。赵玉琦挡在慕瑟身前跟着护士送慕覃远去到病房。

    “慕夫人,董事长已经脱离危险期,会慢慢好起来的。”

    听到安慰,赵玉琦擦了擦挂在眼角的泪说:“谢谢大家的关心。”她说完,朝着欧成明使了个眼神。

    欧成明怎么会不明白赵玉琦现在的心思。他立即说:“现在董事长的情况不太乐观。在董事长还没醒来的情况下,慕氏还需要有人来掌局。”

    “这……以覃远现在的情况我没有心思再去想别的事情。”赵玉琦假意说道。

    欧明成立即说:“之前董事长已经交代过我们,予霖会在这周进慕氏。”

    大家都是明白人,慕予霖是慕覃远的独子,现在慕覃远出事,自然会是由慕予霖来接管。然而令赵玉琦没料到的是,欧明成却又话锋一转说:“予霖刚毕业,虽然学的是金融系,但经验不足,很难掌控现在慕氏的大局。”

    赵玉琦一听欧明成的话,心突然咯噔一沉。

    欧成明是想霸占慕氏?

    赵玉琦绷着脸说:“覃远刚出事,你们赶来看望覃远我很感激。有关慕氏的事情,会在之后放在董事会上做出决定,我希望你们不要在这里打扰覃远。”

    赵玉琦说完再次坐到病床旁望着慕覃远的病颜,黯然落泪。这样的情况,不适合再谈慕氏的情况。

    慕予霖见慕瑟坐病床的另一边安静地望着慕覃远,紧抿着唇。他想上前安慰,却在下一秒被赵玉琦抱住手臂。

    “予霖,我不相信。不相信,覃远会这样无情地丢下我们孤儿寡母不闻不问。”

    “妈咪,爹地一定会醒的。”

    慕覃远的情况暂时不会有转机,现在他们要考虑的就是站在哪一边。

    刚才欧明成的话已经说得很明显。

    欧明成是慕氏元老,占有慕氏10%的股份,慕予霖虽然是慕覃远唯一的独子,却完全没有进过慕氏,就算拿着慕覃远的股份,如果欧明成动真格,最后慕予霖也会被欧明成这只精明的老狐狸啃成渣。

    各有所思的慕氏高层见状对赵玉琦又是一番安慰之后相继告辞离开。

    病房里最后只剩下,低泣的赵玉琦,忙着安慰赵玉琦的慕予霖,还有发呆的慕瑟。

    见脸色苍白的赵玉琦摇摇欲坠,将大部分身体的重量都依靠在他的肩上,慕予霖安慰说:“妈咪,我现在送你回家,你先吃点东西,好好休息。明天再送你来看爹地。”

    慕予霖说完转头看向慕瑟:“我送妈咪回去之后,再来替你。”

    慕瑟紧抿着唇缓缓点头,在慕予霖扶着赵玉琦离开没多久后,病房外又传来一阵脚步声。

    以为是去而复返的慕予霖,在慕瑟听到房门打开的那一瞬,紧抿的唇因为惊讶不由微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