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作者:小兰乱流年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九零小说网 www.90xs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既然视频已经在网上迅速曝光,再想要压下这件事已无可能。走过报亭,看到那娱乐星刊上,单钺脖子以下被打上马赛克的照片,戴着墨镜全副武装的慕瑟抽了抽嘴角,买下报摊所有的娱乐星刊。

    在市中心,报亭几乎每隔一个车站就有一个,还不算书店,小书摊。娱乐杂志她是买不完的。

    不过好在虽然那条视频在网上已经转发过百万,但慕瑟很庆幸自己因为懒从来没有申请过微博,不会在微博上感受到就像是被人指责鼻子大骂的感觉。

    凉风习习,船只的汽笛声从江面远远传来。慕瑟坐在江边用力撕着买来的娱乐星刊。在慕家她就是一只包子,翅膀不够硬,心机不够深,就连名侦探柯南里的凶手都经常查不到。她除了被赵玉琦算计,还是被赵玉琦算计,防不胜防。

    以前心情不好的时候,慕瑟找不到地方发泄,就会来这江边吹着风,各种撕纸巾来发泄情绪,今天不过是换种材料来撕。

    在慕瑟看来撕破纸的那一瞬间,就像是把沉积在心里的烦恼通通撕破。只是她现在的烦恼特别重,特别多,撕完近一百份报纸,也没办法让她解除心中的郁闷。虽说她前天在酒店里被十八线单钺占了一丢丢小便宜,但想到单钺是用这样的办法保护她不出现在镜头里,她也能够因为单钺的这份善意而释怀。

    她还是完好如初她。她的男友,不对,现在应该说是前男友居然会在这个时候趁机对她提出分手。慕瑟咬了咬她那像果冻一样的嘴唇,用没有存任何电话号码的新手机拨通宋言哲的电话:“我有话跟你说,在南桥头报亭旁的江边等你。”

    为防止被骚扰,慕瑟用的电话号码都是新的。接到陌生电话的宋言哲神情一怔,倒不是因为他听出对方的声音,而是因为在宋言哲的预料中慕瑟肯定会向他解释有关网上那段视频的事情。毕竟赵玉琦找人对慕瑟下手这件事情,他也有帮忙。慕瑟会因为委屈地拼命向他解释,甚至在电话里哭,但是电话里慕瑟的声音却很冷静。

    慕瑟是在强装镇定?持有这一想法,二十分钟后,宋言哲把车停在江边,缓缓走向那孤零零坐在石阶上戴着鸭舌帽的慕瑟时,心里竟有一丝不忍。

    他以前和慕瑟在一起,那是因为慕瑟是慕家大小姐。他以为慕瑟喜欢穿网上买的t恤牛仔裤,去哪里都喜欢坐公交是因为慕瑟比较特别,直到半年前他才从赵玉琦口中知道原来慕瑟并不是慕覃远已故前妻之女,而是慕覃远年轻的时候有次在酒吧跟个女大学生擦枪走火制造的意外。女大学生在生下慕瑟后,就直接把慕瑟扔在福利院门口。

    慕瑟不过是慕覃远的私生女,一直以来慕瑟举止穿着并不是因为特别,更不是因为低调,而是因为慕覃远每个月给慕瑟的生活费并不多。想到这里,看向慕瑟丝毫没有富家大小姐该用的样子,宋言哲心中的怜悯转瞬消失不见。

    “慕瑟。”

    呆望着江面上被风吹起的涟漪,慕瑟听到身后低沉熟悉的声音时,她缓缓点头,并没有转身去看宋言哲现在的表情。她是学导演专业的,这样的情况下,宋言泽会是怎样的表情,她用大脚趾上的指甲壳也能想象出来。

    慕瑟伸手轻轻拍了拍身旁的石阶,声音没有半点伤心不安,有的只是像江面船只顺水而行的平静:“过来坐,我有话对你说。”

    慕瑟的举动太过于反常,宋言哲皱了皱眉,却并没有坐到慕瑟身旁,而是以一副审判者的姿态,走到慕瑟身前,挡住江面上美好的风景,目光深沉地看着她。

    知道宋言哲是在等她先开口。反正她已经笃定自己跟宋言哲之间的结果。初恋粉碎的伤痛此时被她小心藏好,绝不会在宋言哲面前暴露半点伤心。慕瑟抬起头,用那双清澈,黑白分明的眼睛对上宋言哲看她的目光。

    一时间大眼瞪小眼,相望却无言。宋言哲等她先开口,她偏不。在慕家包子当得太久,所以大家都下意识认为她脾气好,好欺负,从来没有见她大吵大闹,就算遇到她被赵玉琦算计,被慕珂嘲讽,被总导演骂得狗血淋头,她总会用撕纸的方式来排解自己所有的郁闷,第二天醒来,她又是一条女汉子!

    但是今天对于自己在乎很多年,却背叛她的男人,慕瑟没打算喝下这壶透心苦的黄莲水。

    看不出慕瑟眼中的情绪,就在宋言哲耐心耗尽,没功夫继续和慕瑟再耗下去的时候,宋言哲看到慕瑟突然站起来,他还没来得及反应,慕瑟以很快的速度提起膝盖。

    下一秒,难以言喻地剧痛从宋言哲身体最脆弱的位置蔓延至四肢百骸,痛得他扭曲地弯下身,不断抽气。

    这一刻,两人就像是大反转,现在换慕瑟居高临下像审判者一样,用阴沉地目光看向痛得脸色惨白,甚至连话都说不出来的宋言哲。平时和他在一起的慕瑟就像一只温顺的小猫,宋言哲从来没有看到慕瑟有骂过人,更没有看到她对谁动过手。直到他毫无防备遭到慕瑟的攻击,才恍然想起慕瑟从很小的时候就开始学跆拳道,只是很少在他面前提起,而误把慕瑟当做温顺的小猫,忘记她还有充满杀伤力的利爪……

    慕瑟从牛仔裤口袋里拿出一张印有“一生一束”花店logo的纸条,啪的一声,她力道不重不缓地将那张纸条贴在宋言哲已经渗出冷汗的脸上。什么话都没有说,就像女王一样踏着高跟凉鞋转身离开。

    平时江边虽然人少,但宋言泽遭受重创这一幕还是引来经过的路人围观。听到有人骂他渣男活该,宋言哲吃力地站起身。跟十八线小明星开房的视频被传到网上,他提出分手,慕瑟竟然还敢对他做出这样过分的事情。

    宋言哲的阴蛰地目光吓得刚才骂他渣男的小女生连忙牵着小伙伴拔腿就跑,却没有注意到一脸烟熏装依靠在江边护栏上玩手游的高挑男人迈开长腿朝慕瑟离开的方向而去。

    贴在宋言哲脸上的纸条因为他大弧度的动作,而被风吹落在地上。从来没有吃过这种暗亏,怒气冲天的宋言哲却在看清飘落在地上的那张纸条时,阴蛰的目光突然一怔。

    那张纸条上写有两个月前他在“一生一束”花店定花的记录。

    慕瑟她……原来已经知道他提出和她分手的真正原因……

    “该死!”望向慕瑟早已消失的方向,宋言哲捡起地上的纸条揉成一团,阴蛰的目光此时却变得有些茫然。

    这一瞬间宋言哲突然发现他自己好像从为了解过真正的慕瑟。

    仿佛他所了解的慕瑟,不过是慕瑟想要别人了解的模样。

    与此同时,匆匆离开的慕瑟紧咬着唇,有些后悔自己刚才是不是太过冲动。虽然打击报复的过程很爽,但真要是报废了宋言哲的老二……那画面太惊悚,她不敢想象。

    心情忐忑的慕瑟今天特地穿高跟鞋约见宋言哲,计划是狠狠用十厘米金属质地的高跟鞋跟踩在宋言哲的脚背上,然后再给宋言哲一耳光,亮出证据告诉宋言哲,真正想要提出分手的人是她。结果不断告诉自己要冷静的她最后还是忍不住用她隐藏的暴力值秒杀渣男。

    宋家和慕家是世交,宋言哲经常会出现在慕家,或者其他聚会场所。不过在赵玉琦吹枕边风的作用下,慕覃远已经决定后天就将她送出国,等有关她的潜规则风波渐渐被人遗忘后,慕覃远才会考虑让她回国。

    所以现在她根本不用担心下次再见到宋言哲的时候要用怎样的心情和反应去面对。

    “总有刁民想要害朕!”

    慕瑟深呼吸后低声叹气,却不想下一秒她就触不及防地被某刁民随手扔在地上的雪糕给谋害。

    啪唧一声闷响,努力想要控制身体平衡的慕瑟最终还是猛地一屁股跌坐在地上。虽然没扭伤脚,那金属质地的鞋跟却被她扭断。手掌上那湿粘的触感,让心中涌出酸楚,想要流泪的慕瑟紧闭上眼。

    她真希望这三天所发生的事情不过是一场噩梦,当她再度睁开眼睛的时候,她就会看到捧着“一生一束”鲜花,在剧组场地外等自己的宋言哲。

    想法是美好的,但那地面上雪糕融化后清晰的触感却让她不得不睁开眼睛,面对现实,起身找地方洗手。

    然而就在这时,她那湿漉漉的手却被人抬起,好似有人温柔地在用纸巾替她擦拭沾染在掌心的雪糕水。

    难道是宋言哲良心发现,特地追过来打算跟她道歉?!

    慕瑟虽然很珍惜她和宋言哲之间的感情,毕竟是她的初恋,毕竟从她踏进慕家大门时就认识宋言哲,但是她这里不是垃圾回收站。就算脚踏两只船的宋言哲想要回头,她也绝不会再给对方机会。宋言哲和那个人开房的记录都被她拜托闺蜜给查出来。

    虽然她并不在意自己的男友是不是没被拆封的原装货,但如果是在和她交往的过程中,身体和精神都同时出轨的话,对于这样的渣男就算她是脑子浸了雪糕水,她也不会再吃回头草原谅对方。

    就在慕瑟睁开眼准备把之前没说的话甩宋言哲一脸时,入目的却是一张五官比起宋言哲更加俊美清冷的脸庞。

    望向跟前化着烟熏妆认真为她擦手的男人,慕瑟惊诧地瞪大眼睛支吾着说:“你是……单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