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小说网 > 将爱未迟 >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八章

作者:小兰乱流年返回目录加入书签投票推荐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九零小说网 www.90xs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到手机上显示着慕予霖的来电,慕瑟抿了抿唇接通电话。

    “慕瑟,如果有时间的话,我想在离开h市之前见你一面。”

    在单钺高调的宣布他们的关系之后,慕瑟就已经料到慕予霖会来找她。但她却没想到慕予霖竟会离开h市。

    现在她还在保胎期间,不能到处走动,慕瑟想了想说:“我现在还不能出门,如果你不介意的话,就来家里吧。”

    此家非彼家,在听到慕瑟口中的“家”时,慕予霖神情一愣,眼中浮起一抹黯然。

    其实他一直知道慕瑟从没有把慕家当成是真正的家,虽然慕覃远才是她唯一的亲人,但慕瑟却总觉得自己是寄人篱下。她明明不喜欢商业上的东西,也从没想过坐上慕氏董事的位置掌管慕氏的一切,但在慕覃远出事之后,她为证明自己在慕覃远心中的地位,为不让慕覃远万一那天想来后对她更加失望。所以她一直努力着,甚至接受单钺对她的威胁,而嫁给单钺。

    手机另一头突然陷入沉默,还以为是慕予霖很介意。不知道慕予霖为什么会说突然离开h市这样的话,慕瑟忙看了一眼,正坐在卧室梳妆台前处理一些他手上剩余的公事时,慕瑟抿了抿唇说:“我老公他……现在不在家。”

    早在单钺把手机递给躺在床上看小说的慕瑟时,他就已经看到慕予霖的名字。对于这个披着慕家姓的小舅子,单钺在心里很是在意,特别是在看到慕瑟和慕予霖一起看电影,一起骑单车,一起吃同一杯酸奶的照片时,单钺简直恨不得找人贩子把慕予霖卖去阿富汗……

    一直竖直耳朵在偷听的单钺在听到慕瑟说他不在家时,他落在键盘上的手一顿。

    而这个时候,当着单钺的面撒谎,慕瑟故意撑起身来想要从梳妆镜上看清楚单钺的反应,结果单钺却低着头在敲键盘,除了他的发顶,她什么也没看到。

    这大概是他最后一次见慕瑟,知道现在慕瑟不方便出门,慕予霖紧攥着自己的手答应说:“好。”

    “那我在家等你。”

    等她挂断电话后,绝对不会相信单钺会选择性失聪的慕瑟刚准备把慕予霖突然要来的事情告诉单钺,单钺就抢先一步开口问:“瑟瑟,在你心里面慕予霖是你最亲的亲人吗?”

    慕瑟愣了愣没想到单钺会突然问她这样的问题,但不可厚非,虽然她把慕覃远看得很重要,但在她心里慕予霖才是那个最亲近的亲人。慕瑟想也不想地点头说:“老公,我担心慕予霖暂时还不能接受我和你之间的关系,所以才会闹脾气打算离开h市。所以你能不能……”

    慕瑟的话还没说完,单钺打断她的话转身看着她说:“瑟瑟,晚上想吃什么?”

    “昂?”

    单钺勾起一抹浅笑走到她身旁,摸着她的发顶宠溺地问:“我现在去超市买晚上吃饭的食材。”

    自从怀孕之后,她的食欲就大增,而且很多时候,还会出现半个小时之前,她特别想吃某道菜,等单钺亲手把那道菜做好,她又特别想吃另一道菜……所以为保证她能够在最短的时间能够吃到符合她心意的美食,单钺不但再添置了一个超大容量的冰箱,而且还把两个冰箱都已经塞满各种食材。

    很明显单钺说去超市买吃的不过是给她和慕予霖单独说话的空间。

    一股暖意淌过心尖。

    “老公!”在单钺穿好外套准备离开的时候,慕瑟连忙拿起单钺放在床头柜上的手表,为单钺戴在他的手腕上。

    他不过是去买菜而已,戴着手机根本不用戴表。不过既然慕瑟愿意亲手给他戴,他并不会说没必要,反而要求说:“瑟瑟,以后我出门的时候,你都必须亲手帮我戴表。”

    正在为自己争取福利的单钺话音刚落,戴好手表的慕瑟就吧唧一口吻在单钺帅气的脸颊上说:“谢谢老公。今后别说戴手表,就算绿帽子我也帮你……”

    很可惜慕瑟开玩笑地话被迅速反应过来的单钺赌在口中。论吻技,单钺总是有办法上她甘拜下风不说,最后还溃不成军,变成痴呆……

    看到慕瑟小脸变得通红后,单钺这才心满意足地去买菜。

    慕予霖来到公寓的时候,慕瑟发现慕予霖瘦了很多。

    而慕予霖却看到嫁给单钺后,现在怀孕的慕瑟不但比起以前圆润了很多,就连清澈的眼睛比起过去也多了一抹光彩。他和慕瑟住在同一个屋檐下长大,就算他不用问,也能从慕瑟的浑身所散发出气息还有她的眼神中读出她现在过得很幸福。因为他了解慕瑟,清楚地知道如果她心里面没有单钺的位置,别说慕氏5%的股份,就算是拿枪比在她脑袋上,慕瑟也不会被逼嫁给一个自己根本不喜欢的人。

    所以慕予霖把那句想要问慕瑟现在过得好不好的话吞进肚子里。

    心疼慕予霖突然瘦了很多,本来还在膈应慕予霖之前对她做的那件事,慕瑟却立即说:“慕予霖这也是你家,随便坐,冰箱里有香芒芝士,你等我,我现在去拿,随便泡一杯你喜欢的香草拿铁。”

    慕瑟的肚子还根本没显怀,但从他拿到有关慕瑟差点流产的病例看来,慕瑟现在还是少动为妙。

    慕予霖拽住慕瑟的手说:“慕瑟,我说完就走。”他其实一直都不喜欢吃香芒芝士,喝香草拿铁。不过是因为慕瑟喜欢,所以他常以都是慕家的儿女,口味相同很正常为借口,总是点慕瑟喜欢吃的东西。

    “慕予霖,就算你有事跟我说,你也可以边吃边说。”

    看到慕瑟眼中的倔强,慕予霖默默送开他握住慕瑟手腕的手说:“我来帮你。”

    厨房里,慕瑟冲泡着香草拿铁,听到正在切香芒芝士的慕予霖问:“这些都是单钺做的?”

    “恩。”慕瑟点了点头说:“单钺他从小就很自立。因为不喜欢家里有外人,所以除了有钟点工打扫房间之外,单钺都会自己做菜喂饱自己。最开始听到单钺说他给我做了午餐的时候,我还以为会是勉强下咽的那种。结果我却发现他的手艺比我的还要好,西餐中餐都难不倒他,只要他照着食谱做上三次,口感至少就能达到四星好评。”

    听到慕瑟欢快的言语,慕予霖差点用餐刀切到自己的手指。就算明知道慕瑟一直以来把他当做亲人,但事到如今他却还是放不下慕瑟,更在意给慕瑟带来快乐的人并不是他而是别的男人。

    冲好香草拿铁后,见慕予霖望着已经切好的香芒芝士发呆,慕瑟皱了皱眉,害怕慕予霖以为她所有的快乐都是装出来的,担心单钺并没有善待她,慕瑟紧接着又说:“予霖,单钺是真的对我很好。”

    慕瑟唇角微扬,不禁想起昨天单钺洗澡的时候,她在柜子里找指甲剪,无意中发现一样令她相当震惊的东西,一块里面镶嵌着钥匙链的水晶。

    她迷柯南也不是最近一两天的事情,慕瑟清楚地记得在她高一生日那年,慕覃远送了她一万块钱,慕予霖则是送了她一个用柯南头像定制的钥匙链。那时她用慕覃远给她的一万块钱买了新的摄影器材准备刚经历了风雪洗礼的山顶拍摄雪景,结果却无意中发现被困在山顶上的遇难者。为救人命,慕瑟不得不给对方做人工呼吸,因此自己不仅献出初吻,而且还弄丢了慕予霖送她的钥匙链。这么多年如果不是再次看到这个已经被单钺镶嵌在水晶里的钥匙链,她完全想不起来自己曾经在雪山上救人的事。

    “恩。”不知慕瑟此时心里所想,慕予霖低低地应了一声,端着香芒芝士去到客厅。

    慕瑟喝了一口香草拿铁,等待着慕予霖开口,谁知慕予霖开口的第一句话竟然会是:“慕瑟,也许你一时间会很难接受。但我现在却不得不告诉你,我并不是爹地的亲生儿子。”

    “噗……”

    因为慕予霖一鸣惊人的话,慕瑟忍不住将喝到口中的香草拿铁喷了出来。还好没喷到慕予霖的香芒芝士上,慕瑟长松一口气,却在下一秒呼吸一紧:“你刚才……说什么?”

    慕予霖还没出生的时候,慕覃远就已经知道他不是自己的亲生儿子。丧失男人本该有的功能,慕覃远在娶赵玉琦的时候,就已经明确告诉过对方,对方可以怀孕,甚至他会把她的孩子当做自己的孩子来养。所以为了男人所谓的尊严,这么多年前慕覃远都在自欺欺人的演戏,为的就是不让其他人发现慕予霖不是他亲生的,他连正常的男人都不是。

    听完慕予霖所说的话,慕瑟呆望着和慕覃远长相并不相似的慕予霖看了很久后,晃神地说:“所以……爸之所以会把我从养父养母手中抢过来,是因为我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血脉?”

    所以这才是慕覃远在立遗嘱时把所有慕氏股份给她的真正原因……

    看到慕瑟收起眼中的光彩,紧皱眉,慕予霖立即否认说:“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