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零小说网 > 妃同小可之萌夫哪里逃 > 第29章你亲我,我在亲你一下。

第29章你亲我,我在亲你一下。

推荐阅读:深空彼岸明克街13号最强战神龙王殿重生之都市仙尊财运天降花娇好想住你隔壁特种奶爸俏老婆妖夏

一秒记住【九零小说网 www.90xsw.net】,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楚湘涵听到下人说楚熙回来了,就急急忙忙跑去找楚熙,来说几句话作死,却看见了楚熙推开那个白衣男子的场景。楚湘涵余光瞟向夜槿七,心跳的跳愈加的快。

    楚湘涵咬了咬下唇,脸被气的通红,不知该如何回话。对楚熙那句:你怎么不去做小姐,也并未多想,她结结巴巴的说道:“楚熙,你…。别太嚣张,别以为有爹爹罩着你,本小姐就不敢拿你怎么样!”

    楚熙挑眉,红唇微勾,“那你要把我怎样啊?卸成八块?剁成肉泥?”

    不得不说这楚湘涵在作死,没事找事的总喜欢来找麻烦,来是找她的麻烦,不然就不心甘心。

    楚湘涵以为楚熙会怕的,没想到楚熙竟说出这般话,让她无言以对。楚湘涵没地方发气,就使劲的蹬着脚下的地,一双美眸瞪着楚熙道:“你别高兴的太早!”

    道完,楚湘涵瞟了眼夜槿七,小脸不禁又是一红,收回眼神,转身提着裙子,嘟着嘴,气呼呼的跑了。

    楚熙转过身,看向那张倾绝天下的面容,又想到这家伙刚才亲了她,脸不由一红,很浅,很淡,不明显,不仔细一看倒不会发现。

    到他面前,清浅一吻,唇瓣相贴,夜槿七对楚熙的动作,惊讶的瞪大了眼。

    楚熙眉目弯月,狡黠娇俏,“你亲我,我亲你一下,抵了。”

    只有她楚熙调戏别人,怎么能由别人来调戏她!

    楚熙转身就走了,夜槿七呆呆的站在原地,愣愣的用手拂上嘴唇,似乎还残留了一些味道。……

    晌午,炎热之刻,太阳火热的温度烧灼着地面,溢出了一层汗。

    古色楼间,豪华奢侈,喧哗热闹,笑声一片。

    一个白须鬓发的大臣走到楚桓面前,拿着酒杯,眉目含笑,对着楚桓举了举杯,“楚将军,恭喜恭喜啊!”

    楚桓从桌上拿了杯酒,抬起手,笑着回应道:“同喜同喜!刘相今日可要多喝几杯啊!”

    刘相仰头喝下酒,呵呵的笑着,“定要!定要!”道完,又转身朝别处去了。

    楚桓喝下酒,迎着那些来贺喜的人,及夜子墨的皇后和几个妃子。

    突地。

    楚桓只觉得眼前一抹紫色的身影晃过,到了他的面前,楚桓一怔,欲要跪下行礼。

    只听到耳边传来一声邪戾无比,含着笑意的声音,“爱卿,今日可是你的生辰,不必多礼。”

    楚桓垂着头道:“谢皇上。”

    夜子墨那一双深绿色的眼眸夹着狩猎的野性,深沉的不见底,似海底深渊,似暗夜荆棘,似潭泉汹涌。中间夹着邪戾的笑意,三分阴霾,七分愉悦,可见他此刻的心情还是很好的。

    “爱卿,朕赐你手术一张。”夜子墨说着,从怀中拿出一张卷好的纸画。纸料细腻又滑,可见是用了制工的精美。而这张手书,可是名画。

    楚桓连忙拒绝,“皇上,您已经送于臣五箱金银,这名画……”

    夜子墨邪戾的笑了笑,深绿色的眸子略过阴冷的笑意,“朕让你收下便收下。”

    那抹冷色,很快便消失不见,没有让人察觉。

    楚桓双眼动了动,低着头,将手书接了过来,“谢皇上。”

    夜子墨嘴角的笑意森冷入骨,渐渐的收了回来。

    楚桓站直了身子,“皇上能来,是臣的荣幸。若有什么需要,皇上您说就是。”

    楚桓将手书放在怀里,夜子墨豪爽的笑了起来,“今日可是楚将军的生辰,无需在意朕!”

    楚桓眉梢含笑,微微泛白,脸上多了些苍老的皱纹,“是,皇上。”

    夜子墨负手而立,嘴角邪戾的勾了起来,走到自己的座位上坐下。

    正面所对的,是一个貌似舞台的地方,几个舞女在上面表演着,身材婀娜多姿,各有千秋。之旁有着清婉优美的音乐伴奏着。

    而下面,整齐的排放着圆盘的桌子,此刻桌上早已摆满了新鲜的水果,美味的食物,一股诱人的气息扑入鼻尖,流连忘返,醇香勾起了人们的食欲。

    首排,便是夜子墨坐得那一桌。夜子墨身侧坐着皇后和宫中受宠的两个妃子。及楚桓和两个女儿。楚熙,楚湘涵,一个独子,楚修夏。还有楚湘涵的生母云氏。楚熙和夜羽溟坐在一块,夜槿七的身旁坐着楚湘涵…

    楚熙右侧坐着一个男子,名夜,唤白。他穿着月牙白的锦袍,上面绣着几许鎏金的线条。他脸色十分苍白,透着一股明显的憔悴,病怏怏的样子,像是一个病美男。

    他眉目如画,面容白的透明,就如同他的名字似的,满头青丝高高的束起,一双丹凤眼,微微半阖,鼻梁细巧挺秀,明眸皓齿,就是一个弱不经风的病秧子!

    楚熙提起筷子,夹起面前的鱼丸,刚要吃进嘴里,才发觉桌边一片平静,楚熙愣了一下,将鱼丸吃进嘴里,口中包着鱼丸,疑惑的看了看身边的人,“你们……不吃吗?”

    身边的人都沉着声,不语。

    即刻,就听见一个尖锐、倨傲无比的声音响了起来,“姐姐,皇上都还没动筷呢,你这又是……。”

    楚熙汗颜了下,笑嘻嘻的谄媚的对上那双深绿色的眸子,那笑,有些憨厚,“嘿嘿……皇上您请用,不要客气。楚熙这妹妹患了种叫做话痨的病,不说一句话心里就不舒服,您可不要介意。”

    谁知道她说这句话花费了多少力气,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变态,惹上他自己会不会死无全尸啊。

    楚熙这一句听得楚湘涵怒火又烧了起来,“楚熙,你胡说什么呢!”

    夜子墨幽幽的飘眼神飘向楚湘涵,阴森寒冷,如同暗夜中的魔鬼。

    “涵儿!”楚桓冷冷瞪着楚湘涵。

    楚湘涵撇了撇嘴,闷闷的低着头看碗。

    夜子墨收回了眼神,转向楚熙,那双深绿色的眸子含着邪戾的笑意,却没了之前的阴冷,“无需在意,都动筷吧,不用管朕。”

    ------题外话------

    我叫夜白!大家好!